bloggerads

Search This Blog

1/31/2012

反蝗漫畫(轉載)

url

萬寧咁賣奶粉一定中種族歧視條例(轉載)


我諗萬寧班友,梗係當種族歧視條例係流。
基本上,香港人如果有人揸住本中國護照、特區護照同簽證身份書以外嘅護照,有香港入境章嘅話,已經可以告到萬寧褲都甩。
《種族歧視條例》第27條
1) 從事向公眾人士或部分公眾人士提供貨品、設施或服務(不論是否為此而收取款項)的人(“前者”),如藉以下做法歧視任何謀求獲得或使用該等貨品、設施或服務的另一人(“後者”),即屬違法—
(a) 拒絕向後者提供或故意不向後者提供任何該等貨品、設施或服務;或
(b) 前者在正常情況下,會按某方式及某些條款向其他公眾人士,或(如後者屬於某部分的公眾人士)向屬該部分的其他公眾人士,提供具有某種品質或質素的貨品、設 施或服務,然而前者拒絕按相同方式及相同條款(或故意不按相同方式及相同條款)向後者提供具有相同品質或質素的該等貨品、設施或服務。

香港最common應該係英國公民或者加拿大公民護照,試吓有人攞呢啲護照去一轉澳門,再以遊客身份返嚟香港,萬寧敢唔俾優惠,平機會試吓唔做嘢囉。
就算特區護照,一樣可以郁萬寧,因為所謂種族,包括因世系、血統等等組成嘅一堆人,好明顯,同樣係中國國籍,DI同特區護照持有人係被歧視,幾時萬寧確認咗特區護照係中國國民(海外)?就算係中國國民(海外),都無理由歧視架。url

[極醜惡]六四天安門事件

1989年6月3日至4日﹐也就是16年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首都北京天安門發生了政府命令軍隊大規模屠殺和平示威者及和平居民的嚴重流血慘案﹐致使數以千計的民眾喪生、數以萬計的民眾致傷、致殘。



天安門事件,是大陸在經濟開放、政治相對封閉下爆發的民運。在神聖的民主包裝的背後,天安門事件,實質蘊含著鄧小平與趙紫陽的權力鬥爭。http://www.ck.tp.edu.tw/~ck910954/6415.htm↑◎卜正



十六年前的今天,中國大學生為了爭取民主,遭到解放軍血腥鎮壓,震驚全球,北京當局也因此,引發國際社會嚴厲譴責,現在就讓我們回顧這起事件的始末。

一九八九年,主張改革的中共總書記胡耀邦,心臟病去世,北京的大學生為了悼念他,在天安門廣場示威抗議,為六四事件揭開了序幕。

示威學生在四月底發表公開聲明,爭取民主和自由,並要求與政府直接對話。

五月中,兩、三千名學生在廣場上展開七天絕食,中國政府迫不得已與學生對話,但談判破裂。

接下來兩星期,示威群眾由十萬人增加到五十萬人,近三十個城市也紛紛響應,北京當局於是宣佈戒嚴,封鎖通訊網,並警告學生退出廣場,否則就武力掃蕩。

六月三號,解放軍兵分三路,朝天安門廣場推進,但遭民眾攔截,被迫撤退。

六月四號,數萬名解放軍再度進攻,靠著坦克和裝甲車開道,對毫無武裝的群眾開槍掃射,刺刀殺戮,天安門廣場頓時成為人間煉獄,歷經七小時,解放軍控制了天安門廣場。

六月五號,解放軍繼續鎮壓抗議群眾,手無寸鐵的北京青年王維林、隻身阻擋坦克的畫面,震撼世人。

這次大屠殺至少造成三千人死亡,數萬人受傷。

六月十號,北京當局下令通緝民運領袖,民運人士紛紛逃到海外避難。

中國這次血腥鎮壓,引起全球強烈譴責,西方各國終止和中國的經貿合作和高層往來,導致中國對外關係陷入低潮,直到幾年後才逐漸恢復正常。

北京當局至今仍辯稱,六四鎮壓是為了維持安定,具有正當性,並刻意壓制國內外媒體的相關報導。

但是血染的歷史,永遠不會被人們遺忘。

http://tw.news.yahoo.com/050604/44/1wrap.html↑(民視新聞,綜合報導)

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 2012 Edition

BY GORDON G. CHANG | DECEMBER 29, 2011


In the middle of 2001, I predicted in my book, 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 that the Communist Party would fall from power in a decade, in large measure because of the changes that accession to 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 would cause. A decade has passed; the Communist Party is still in power. But don't think I'm taking my prediction back.
Why has China as we know it survived? First and foremost, the Chinese central government has managed to avoid adhering to many of its obligations made when it joined the WTO in 2001 to open its economy and play by the rules, and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maintained a generally tolerant attitude toward this noncompliant behavior. As a result, Beijing has been able to protect much of its home market from foreign competitors while ramping up exports.
By any measure, China has been phenomenally successful in developing its economy after WTO accession -- returning to the almost double-digit growth it had enjoyed before the near-recession suffered at the end of the 1990s. Many analysts assume this growth streak can continue indefinitely. For instance, Justin Yifu Lin, the World Bank's chief economist, believes the country can grow for at least two more decades at 8 percent, and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predicts China's economy will surpass America's in size by 2016.
Don't believe any of this. China outperformed other countries because it was in a three-decade upward supercycle, principally for three reasons. First, there were Deng Xiaoping's transformational "reform and opening up" policies, first implemented in the late 1970s. Second, Deng's era of change coincided with the end of the Cold War, which brought about the elimination of political barriers to international commerce. Third, all of this took place while China was benefiting from its "demographic dividend," an extraordinary bulge in the workforce.
Yet China's "sweet spot" is over because, in recent years, the conditions that created it either disappeared or will soon. First, the Communist Party has turned its back on Deng's progressive policies. Hu Jintao, the current leader, is presiding over an era marked by, on balance, the reversal of reform. There has been, especially since 2008, a partial renationalization of the economy and a marked narrowing of opportunities for foreign business. For example, Beijing blocked acquisitions by foreigners, erected new barriers like the "indigenous innovation" rules, and harassed market-leading companies like Google. Strengthening "national champion" state enterprises at the expense of others, Hu has abandoned the economic paradigm that made his country successful.
Second, the global boom of the last two decades ended in 2008 when markets around the world crashed. The tumultuous events of that year brought to a close an unusually benign period during which countries attempted to integrate China into the international system and therefore tolerated its mercantilist policies. Now, however, every nation wants to export more and, in an era of protectionism or of managed trade, China will not be able to export its way to prosperity like it did during the Asian financial crisis in the late 1990s. China is more dependent on international commerce than almost any other nation, so trade friction -- or even declining global demand -- will hurt it more than others. The country, for instance, could be the biggest victim of the eurozone crisis.
Third, China, which during its reform era had one of the best demographic profiles of any nation, will soon have one of the worst. The Chinese workforce will level off in about 2013, perhaps 2014, according to both Chinese and foreign demographers, but the effect is already being felt as wages rise, a trend that will eventually make the country's factories uncompetitive. China, strangely enough, is running out of people to move to cities, work in factories, and power its economy. Demography may not be destiny, but it will now create high barriers for growth.
At the same time that China's economy no longer benefits from these three favorable conditions, it must recover from the dislocations -- asset bubbles and inflation -- caused by Beijing's excessive pump priming in 2008 and 2009, the biggest economic stimulus program in world history (including $1 trillion-plus in 2009 alone). Since late September, economic indicators -- electricity consumption, industrial orders, export growth, car sales, property prices, you name it -- are pointing toward either a flatlining or contracting economy. Money started to leave the country in October, and Beijing's foreign reserves have been shrinking since September.
As a result, we will witness either a crash or, more probably, a Japanese-style multi-decade decline. Either way, economic troubles are occurring just as Chinese society is becoming extremely restless. It is not only that protests have spiked upwards -- there were 280,000 "mass incidents" last year according to one count -- but that they are also increasingly violent as the recent wave of uprisings, insurrections, rampages and bombings suggest. The Communist Party, unable to mediate social discontent, has chosen to step-up repression to levels not seen in two decades. The authorities have, for instance, blanketed the country's cities and villages with police and armed troops and stepped up monitoring of virtually all forms of communication and the media. It's no wonder that, in online surveys, "control" and "restrict" were voted the country's most popular words for 2011.  
That tough approach has kept the regime secure up to now, but the stability it creates can only be short-term in China's increasingly modernized society, where most people appear to believe a one-party state is no longer appropriate. The regime has clearly lost the battle of ideas.
Today, social change in China is accelerating. The problem for the country's ruling party is that, although Chinese people generally do not have revolutionary intentions, their acts of social disruption can have revolutionary implications because they are occurring at an extraordinarily sensitive time. In short, China is much too dynamic and volatile for the Communist Party's leaders to hang on. In some location next year, whether a small village or great city, an incident will get out of control and spread fast. Because people across the country share the same thoughts, we should not be surprised they will act in the same way. We have already seen the Chinese people act in unison: In June 1989, well before the advent of social media, there were protests in roughly 370 cities across China, without national ringleaders.
This phenomenon, which has swept North Africa and the Middle East this year, tells us that the nature of political change around the world is itself changing, destabilizing even the most secure-looking authoritarian governments. China is by no means immune to this wave of popular uprising, as Beijing's overreaction to the so-called "Jasmine" protests this spring indicates. The Communist Party, once the beneficiary of global trends, is now the victim of them.
So will China collapse? Weak governments can remain in place a long time. Political scientists, who like to bring order to the inexplicable, say that a host of factors are required for regime collapse and that China is missing the two most important of them: a divided government and a strong opposition.
At a time when crucial challenges mount, the Communist Party is beginning a multi-year political transition and therefore ill-prepared for the problems it faces. There are already visible splits among Party elites, and the leadership's sluggish response in recent months -- in marked contrast to its lightning-fast reaction in 2008 to economic troubles abroad -- indicates that the decision-making process in Beijing is deteriorating. So check the box on divided government.
And as for the existence of an opposition, the Soviet Union fell without much of one. In our substantially more volatile ag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could dissolve like the autocracies in Tunisia and Egypt. As evident in this month's "open revolt" in the village of Wukan in Guangdong province, people can organize themselves quickly -- as they have so many times since the end of the 1980s. In any event, a well-oiled machine is no longer needed to bring down a regime in this age of leaderless revolution.
Not long ago, everything was going well for the mandarins in Beijing. Now, nothing is. So, yes, my prediction was wrong. Instead of 2011, the mighty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will fall in 2012. Bet on it.

[極醜惡]六四事件中歷史的空白 - 解放軍在凌晨4時至清晨7時清場的真實紀錄

2011-05-28 上傳
我Jason今年42歲, 正正是當年六四事件中最被深刻烙印的一代! 由激情到漠視, 由未能忘記及未敢回憶, 到尋求爭議的真相...昨晚, 身為兩個女兒父親的我, 終於要面對! 面對女兒對六四的詢問.

就是支聯會在Times Square擺設民主女神像, 並引起新聞報導, 正值晚飯時, 就讀小二7歲的大女Sugi就直接了當地問"爸爸, 點解要豎立女神像? 咩係六四事件?"

我自問就算當年就是那代學生, 但沒有能力準確無誤地回答, 結果簡單說是政府/軍隊和學生/市民在首都北京發生嚴重武力衝突. 因為學生/市民要求停止腐敗, 但政府/軍隊視為國外力量顛覆政權....結果當時在首都北京死了許多人!

然後飯後和Sugi在youtube看六四的clips, 讓她在成長中慢慢地自己判斷.

結果在youtube上發現了我從未看過的這一段ATV的記實式報導, 裡面是西班牙記者跟著死守學生在六四凌晨4點廣場熄燈後直到清晨後7點的真實情況.

我不是說政府/軍隊無錯,
亦不是說支聯會有錯,
更不是挑釁仍然無法接受事故的香港人和死了家人朋友的大陸同胞,
但歷史是必須經過重複驗證無誤後讓後人作為參考和啟示,
無論大人和學生亦值得看看這些年來被忽視或空白的這一段歷史!
url

回應禪一先生(轉載)

by Christina Walter on Tuesday, January 31, 2012 at 7:14pm

本文回應禪一先生於上一篇網誌《香港精神還在沉睡嗎?》的回應。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dit.asp?f=9BQV69GOYE93657&id=367094

禪一先生:

敢問閣下,「五十年不變」的口號,你認為今天實現了嗎?香港也有在變,變得更差了!還是閣下不食人間煙火,自己的世界沒有跟著時代轉變嗎?正正香港被高度資本主義剝削,我們才要尋求改變。

閣下說香港沒有管治人材,我贊同。二戰前香港屬大清帝國,開埠再經歷二戰後屬英國殖民地,主權被移交後成為中共殖民地,所以均沒有不被騎住的統治下培養的實戰經驗;基本法第二章第十二條寫著「高度自治」,請問閣下今天看得出「高度自治」在香港成立嗎?

若 然閣下是一位尊重法律的君子,那麼更加要尊重基本法;既然今天的香港不能實現高度自治,我們更應尋求出路。閣下又說「香港人可以到內地產子」,可是香港人 在內地產子,是不會有內地戶籍的;相反,基本港第三章第二十四條(一),寫著「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為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或以後在香港出生的中 國公民」,為甚麼是「中國公民」,而不是「全世界」?難道要迫本人搬出陰謀論的殖民政策嗎?這絕不關乎歧視問題。香港地少人多,資源有限,從醫療人手至房 屋政策,都已承受著很大壓力;每個地方都要為人民的福祉為依歸,這是常理,香港政府不是開善堂,香港人民有權選擇向誰施出援手,例如內地山區兒童或非洲的 戰亂地區,但若我們「被迫」向內地提出支援,這等於向納稅人打劫,我們不是為歧視而歧視, 難道你晚上歸家關閘鎖門是歧視賊人?如果連保護自己都被說成歧視傷害自己的人,我真的為香港犬儒既一代感到痛心!

既然香港 的資源有限,為甚麼內地的幸福和權利比香港人更重要?經過幾十年的日子,香港人已成為努力拼搏的獨特城市,但香港人不是聖人,如硬要將香港人擺上道德高 地,例如要引用聖經,「公義」未被彰顯,我們何以以「愛」來對待鄰舍?舊約也有為保衛家園而發動的戰爭紀述吧,為何香港人不可以保衛家園,硬要將我們自保 說成「歧視」?

對於中國十三億人來說,香港七百萬人可說是「小數民族」,你要理解「歧視」一詞,意指強勢一群向弱勢社群作出不公平的對待,既然強國自稱掘起,那何需向香港的有限資源下手?我們沒有歧視內地人,只是被渲染了。

多 番醫療失誤雖不能全歸疚雙非產子問題,但卻有不能推卸的一部份責任。香港人是擁護人權的,但人權並不等於將資源無限開放,這好比你邀請人家來作客,客人在 你家喧賓奪主,你毫不反抗,說這是人權呀,然後客人不單止把你家的食物吃光,還要成為你家主人,你連浴室都沒得站,還得把你每月辛辛苦苦的收入和多年來的 積蓄用光,你還是說這是人權呀!這說得通嗎?

香港人尊重法治精神,所以我們才尋求合法途徑去爭取改變,請不要把我們說成煽動暴動的一群。

再 者,敢問閣下,本人的文章歧視了甚麼人?難道香港居民在內地產子沒有得到該地戶籍,是內地歧視香港嗎?難道香港醫院有救無類,也是歧視了你嗎?難道香港產 婦在公營醫院要睡走廊待產、床位都讓給雙非婦,都是歧視嗎?難道香港由於交通擠塞問題而增加新車稅項、卻讓內地人民自駕遊增加交通負荷,又是歧視嗎?我不 知本文哪一句挑起了閣下「被歧視」的根,本人沒有說不許內地人來港,而是希望香港人都能擔起要求政府正視以民為本的民主價值。

內地文革使內地的中國人都只看錢看而把道德丟在一二邊了,可惜,本人告訴你,「有奶便是娘」不是香港人的本質,總好過某地的人,窮得只剩錢。
url

1/30/2012

[極醜惡]蝗出沒注意:1500強國共官可申居港權

前中聯辦官員黃春平當選觀塘區區議員事件,令人質疑內地官員經「洗底」後成為港人的合法性。其實港府早於○二年修例禁止中央駐港官員居港七年後申請居留權,但在修例前來港工作而滿七年的內地公職人員,仍有權向入境處申請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合資格者多達千五人。有法律界人士更認為,在修例後居港滿七年的中央駐港人員,仍有權申請司法覆核推翻有關限制,情況與外傭居權案相似,或會引發另一波居權危機。



在○二年前,中聯辦及中國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人員在港工作,亦被視為通常居住,居港滿七年可申請成為港人。內地在○一年十月開始為派駐來港的公職人員設立特別簽注,港府在○二年配合內地修例,規定內地公職人員居港年期不能被視為通常居住,不能申請居港權。

                                                                        
黃 春平昨接受電視台訪問表示,自己在九四年被派往新華社香港分社,留港工作七年後,按當年尚待修訂的《入境條例》申請居港權,強調是透過合法途徑取得本港身 份證。數據顯示,與黃春平情況相同的內地官員多達一千四百九十四人。而在○二年後來港的內地官員,更可按《基本法》第廿四條向法院提出訴訟,質疑○二年的 修例牴觸《基本法》。


與外傭居權案相似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解釋,中央規定內地某部分曾任職駐港高級官員不能申請居港權,相信黃春平的例子只屬少數。但中國法律專家王友金指出,現時情況涉及《基本法》及本地法例的衝突,若真的出現訴訟,或需透過人大釋法解決問題。立法會議員涂謹申則認為,法例賦予這批曾在本港任職的內地官員申請居港權,情況與外傭居權案相似,若外傭最後勝訴,內地駐港官員亦可以相同理由興訟,但他認為這些人只屬少數,對本港社會無太大影響。


東方互動

[極醜惡] 無恥大陸人走私龍蝦垃圾掉滿地(臭氣薰天) 16-11-2011

16-11-2011

上水彩園路天橋底
彩園路上水港鐵站一帶每天聚集過百水貨客, 堆積卡板貨物,隨地亂丟垃圾,食物殘渣,傳播細菌.
上水彩園路彩玉樓對開行人路,行人路慘遭水貨佬佔據, 市民被迫走落馬路, 但是無人檢控.上址大部份是操大陸口音人士,及持通行證的黑工,經常發生打架,皮箱車仔鎖在欄杆,拆完貨的廢紙隨便掉,滿地垃圾,無人檢控,垃圾如山高,掃地阿姐叫苦連天­­­­­.

[極醜惡]蝗蟲鄉音惡霸家長為子女出頭,大罵粗口兼打其他小孩(3號 黑Tee)

連女人都打....

[極醜惡]蝗蟲夫婦等巴士排隊打尖 仲聲大夾惡辱罵返人 (已上報)

以下資料轉至於片主:
3/11/2011 樂富7m巴士往竹園方向,因八卦兼懶正義的小女子看見一女學生被一對品格及家教頂級良好的夫婦打尖而被教辱(罵)!在此充心感謝車上所有同樣懶正義的朋友,香港有你們也不 再冷漠了,很溫暖,謝謝!

唉 而家d人真係................

Part 1


Part 2


Part 3


Part 4

上報link:
http://hk.news.yahoo.com/%E6%89%93%E5%B0%96%E5%A4%AB%E5%A9%A6%E8%BE%B1%E5%B0%91%E5%A5%B3-%E4%B9%98%E5%AE%A2%E6%8C%BA%E8%BA%AB%E8%81%B2%E8%A8%8E-%E5%B0%91%E5%A5%B3%E4%B8%8A%E8%BC%89%E7%9F%AD%E7%89%87-%E6%B8%AF%E4%BA%BA%E4%B8%8D%E5%86%B7%E6%BC%A0-211332810.html
url

[極醜惡]巴士開枱食橙 網民: 「蝗蟲行為實在拜服」

巴士開枱食橙
蝗蟲有D咩係做唔出既呢!?
巴士上公然開枱食橙?兩名操普通話女士,日前晚上在尖沙嘴麼地道,攜帶一張摺枱登上五C路綫九巴,並於下層將摺枱打開,施然在枱上剝皮吃橙,猶如「自己屋 企」,更旁若無人大聲說話。有乘客將「奇景」拍下,上載互聯網引起嘩然,有網民揶揄她們「行為實在拜服」,亦有人擔心「開枱」會影響其他乘客安全。九巴發 言人表示,乘客不可攜帶體積逾十分一立方米(即每邊長度不能超逾四十六厘米)的物品上車,並提醒乘客切勿在車內飲食。本報記者 星島日報url

1/29/2012

唔通政府想利用雙非迫香港獨立??

點解香港政府唔立即修改基本法24條等雙非生仔無居港權同無福利!政府繼續拖只會令到市民忍無可忍爆煲,係咪要等到有朝一日香港人同蝗蟲開片發生大規模流血事件先肯修改基本法24條?到時香港人話要獨立都是政府你迫出來的!!!香港可以無左支那國都得,但支那國無左香港就唔得啦! 睇以下新聞就知香港政府擺明想雙非來大量搏命生仔溝淡香港人啦!太過份啦!

對付雙非 港府立場含糊

「雙非孕婦」問題愈演愈烈,曾蔭權早前提出「四招」應付,多個團體認為措施僅「有好過無」,批評港府立場含糊不清。香港護士協會主席李國麟認為,現時措施治標不治本,政府需盡快清晰界定外地人來港產子的身份問題。url

1/28/2012

一定修改基本法,因為支持釋法就係港賊

睇埋以下文章你地就會明白點解釋法即係俾支那國拑住打,之後下任特首政府立埋第23條咁香港就玩完,到時支那想點釋法都得當基本法是死o既,仲唔玩死香港?支持修改基本法,香港走向獨立先是正路!

支持人大釋法就係港賊(轉載)

香港文匯報:自由黨收集簽名 促釋法阻「雙非」湧港

自由黨假扮幫香港人,實際上係做賣港賊。好多香港人,仲未明修改《基本法》24條,同人大釋法嘅分別。公民黨班友只係識講法治法治,睇落香港人都唔多明,等我呢個粗人講明佢。

修改《基本法》24條,係《基本法》159條嘅權力,而修改《基本法》要過四關,分別係特首、立法會、港區人大,再交全國人大全體會議通過。睇過比 較好煩,但由於特首同立法會都係香港人嚟,香港人想點執24條,可以想點執,就點執,有否漏洞要塞,例如黃春平呢啲中央官員做咗永久居民,雙非子女,單非 子女喺中國出生,乜人可以係永久居民,乜人唔可以係,外傭居港權等等,全部可以執得乾乾淨淨,而且立法會議員唔賣得港,佢賣港,下鑊唔駛選。保證《基本 法》執出嚟嘅版本,係可以保障香港人利益,簡單嚟講,就係你有say。

人大釋法,係人大常委閉門造車,香港人唔可以加入意見。莊豐源案咪咁出嚟,如果1999年人大釋法釋得乾淨,點可能爆出個莊豐源案,之後有咁多雙非,根本係人大常委自己一係唔知呢個漏洞,一係就係老共有私心。
所以自由黨、新民黨一定係港賊。更加唔好講由一堆蝗蟲組成嘅「愛護香港力量」。中國如果死都反對修改《基本法》,搞殖民主義嘅私心,昭然若揭。url

伸延閱讀

[香港教學] 罪惡根源 - 基本法(轉載)


香港獨立理由

1. 香港獨立與否的因素並不考慮大陸是否專政或民主,香港獨立理由有太多因素,莫中,香港同大陸人從過去所謂'中國人'中因歷史及政治,地理及環境因素,已演變 出成2個不同民族,雙方無論在文化,語言,地緣政治,文字,思想,世界觀,價值觀,道德,思考模式都不一樣而且有冲突,勉强一齊只會加深誤解同仇視,獨立 是為雙方能建立平等及和平的關係,

2. 獨立為切合香港人本身對自己的身份認同,香港人認為自己係香港人亦認同自己同台灣人係傳统中國人,但却唔認同自己亦 係大陸人,亦唔覺得大陸人即係傳統中國人,即係香港人係香港人,大陸人係大陸人,台灣人係台灣人,,三者身份明確,嘅然我地認係香港人唔係大陸人點解我地 要比你統治,

3. 香港人認同香港資源係屬香港人所有,唔應該亦無義務為其他國家付出,只有獨立香港人才可獨享香港資源,如果香港只係自治,咁資源係宗主 國的,香港只有管理權,這是香港人不能接受的,因為香港不是大陸的領土,香港領土內一切只囑香港人,這只有香港是國家才做得到

4. 香港人不但需要民主自 由更需要一個只忠於香港人及只顧香港人利益的政符,該政符推政策係不需理會大陸政符感受及利害冲突,只要香港人buy就ok,獨立不但增港人對自己身份認 同,更令港人團結,對政符信任,有歸囑感,從而有利施政,及香港穩定及長期發展

5. 外交上香港似東方瑞士,中立性有利香港長遠發展,未來是中美交手,香 港獨立可令香港更中立,香港無必要站在大陸一邊

6. 香港人在外地發生事故時生命財產只有香港本國政符才會用心及用外交手段才能有效幫到香港人,假借其他 英或中領事館過往已証明失敗,由其是香港人在大陸遇事,自治政符是無法有作為的.

7.香港人不會承認英保守黨同共產黨共訂的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因為中 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並無經大部份港人同意亦不是以香港人利益作出發點,所以香港有重立憲法必要,只有香港建國才能做到

8. 香港人只要出賣香港才犯叛國 罪,所以勾結大陸出賣香港是叛國,對任何國不利都不是叛國,這亦只要香港獨立才做到10,在自冶政符狀態下,香港教育始終都會受到宗主國外交及政治影响, 只有獨立才教育才不受干預,學術認可也一樣.所以無論大陸變成點都好,香港始終要獨立.血綠唔係唯一考慮統一因素,係好out啦,美國,加拿大,澳洲以前 都係英國人,巴基斯坦同印度都係印度人,德國同奧地利都係曰耳曼人,蘇聯以前好多斯拉夫族,南美ABC三國都係拉丁人,結果就係為切合利益需要–個一個獨 立哂. 這是英屬香港,支持香港走向獨立之路facebook群要求香港獨立建國理由, 請各界多多指教
By Robert Wong

假如香港被中共斷水斷糧,香港會死嗎? (轉載)

由於孔子後人說如果中央斷香港水糧,香港就會玩完?這是否事實呢?第一水和糧都是用真金白銀買回來的,是商業交易,不存在中央給與香港,中國不 供應就在其他地方買而已,價錢有高有低。先說水的問題,可以參考新加坡的經驗,新加坡的水主要是跟鄰國馬來西亞買,不過馬國政客經常用供水的問題威脅新加 坡,新加坡政府就全力自己解決水的問題,現在已到了30%是循環再用水(hk$6/立方米),10%是海水化淡(hk$3.8/立方米) ,現在每人平均每日用水是1.65立方米。新加坡的水費是 HK$7.2 -  8.4 /立方米,而香港的水費是HK$ 4.16 - 9.05/立方米。所以中國不供水給香港,香港是不會死的。再說糧,跟水同一個原因,糧不能只依賴馬國,新加坡採用糧食多元化政策,從五十多個國家輸入糧 食,自己亦多種一些,比如30%雞蛋,15%的水產,10%的菜。所以中國不供糧,(新加坡土地只是香港的70%),香港亦是不會死的。
如果中共太吾喜歡香港,讓香港自己生存,那要考慮最大的支出就是軍費,新加坡2011的軍事預算是700億港元,大約等於香港一條高鐵的錢,錢從何而來?新加坡有7%的銷售稅,每年有460億港元的收入。這個數香港人應該付得起,香港政府今年應該有600億盈餘,還有二萬五千億儲備。 如果可以獨立的話,香港實在太多優勢了,就像以前港督麥理浩給直布羅陀總督講,"你只需要五十萬香港人就可以建設你的國家非常繁榮了。"
url

1/27/2012

國家愛你嗎(轉載)

一名美國婦女和一名丹麥男子被索馬里海盜綁架,在一般人眼中也許算不上甚麼大事,但美國政府可不是這麼認為,總統奧巴馬親自下令出動海豹突擊隊前往營救,結果一舉擊斃九名綁匪,成功救出人質,美國又博得不少掌聲。

大家不妨想想看,如果被綁架的是一名中國公民,中國政府會這樣做嗎?中國領導人會親自過問嗎?別做夢了!
這就是美國政府和中國政府的最大分別。正如有人所說,拿着美國護照,不僅幾乎全世界暢通無阻,而且可以得到充分保護,美國國民在海 外被欺負被殺害,美國總統就會代出頭,美國導彈就會飛過去,美國軍艦就會開過去,美國大兵就會衝過去。相反,中國人在海外備受欺負,根本沒有人理你死活, 你死你賤。
你愛國家,國家愛你嗎?不要說別的,在菲律賓馬尼拉人質事件中,八名港人慘死異鄉,菲律賓政府不道歉不賠償,中國政府不僅沒有為港人討回公道,反而高規格招待菲律賓總統訪華,還送上豐厚禮單,看在港人眼中,恨在港人心中,叫人如何愛國?如何認同中國人身份?
要別人尊重你,你必須先尊重自己,要人民愛護國家,國家必須先愛護人民。在這方面,美國堪稱典範,而中國則是最佳反面教材,難怪愈來愈多炎黃子孫不願做中國人,寧願做美國的二等公民。「來生不做中國人」,絕對不是一句戲言。

初五東鐵支那蝗蟲進食行動跟進2

內地人發起集體東鐵進食



新聞顯示年初五(27/01/2012)係無6萬人支那人在東鐵進食野喎,證明支那人係得把口講左就當做左! 支那人又話罷來香港一年,咪一樣香港周街都是支那人。支那人講野真是無信用同孔慶東一樣講香港人係狗之後又話自己無講過。

伸延閱讀

初五東鐵支那蝗蟲進食行動跟進1


年初五之戰

回歸十年-YouTube愛香港 獨立短片 (轉載)

以下是轉自Youtube的短片,講出回歸十年香港的變化,大家不妨一看,香港獨立就再不用被支那國魚肉了。

Part 1


Part 2


Part 3

支那國搵香港人笨天價賣污染東江水

以下呢幾單新聞就是想話俾香港人聽"我地支那國不單當香港人是狗而且是當你地是死o既!"點可能河流污唔會影響到香港丫,原來2007年美國已經知道東江水被污染,香港人真係慘一直被蒙在鼓里,呢些就是支那國對香港人的"好處",香港政府現時用天價買東江水,水價釐定 任人魚肉, 香港和廣 東省的買水條約完全不是以用量計算收費,而是一筆過買入過量的東江水,用得多則平均水價愈平,用得少就平均水價愈貴,污水重用的結果就是雙重浪費──既買 了過量的水,更要付處理污水的費用。仲要買到超曬量所以先咁貴,根本香港政府叫市民慳水真是變相益左支那國,香港一日唔獨立一日人人都要飲污水。

伸延閱讀

專家稱龍江鎘污染不影響粵港澳水

港人貼錢飲屍水

《維基解密》揭東江水可能被污染?

官方文宣 整色整「水」(轉載)

By 毛孟靜
這一年的區議會選舉最獨特之處,就是泛民在文宣方面,幾乎是一面倒地捱打。鋪天蓋地的攻勢,不但是由對手發起,更多是一些扮獨立的假中立者擔任攻擊手,既可以逃避選舉經費,更可以令對手浪費自己的經費配額兼疲於奔命,不公平之極。
水價釐定 任人魚肉
一 車又一車的所謂「中立人士」乘坐旅遊巴落區,「狙擊」泛民候選人,親建制傳媒一再顛倒是非黑白,配合抹黑泛民的大旗造勢。在香港搞政治,真的很累人,最傷 感情的不是因為遭抹黑,而是竟有那麼多的人會相信一些如此顯淺的謊言;普羅大眾懶於求證事實,立即把信任化為烏有,令同路者變成敵人,共產黨對此實在玩得 太出色、太出神入化了。
近年香港傳媒愈來愈懶於求證,記者亦只管報道官方消息,結果令大多數市民受誤導,發展局最新簽署的東江水供港問題,就是最好的例子,說明今天香港的新聞自由已經去到危急存亡之地。幾年前實在難以令人想像。
香港電台新聞報道說:「政府與廣東省簽訂購買東江水新協議,未來三年年年加價……。但發展局說,暫時無計劃加水費;另水務署表示,希望透過污水重用先導計劃,減低對食水的耗費。」
依 照水務署的「污水重用」減少耗用食水,表面看來,會以為用得水少就可以減開支,令市民以為「用者自付」,以為用得多才要花費,實際上卻完全相反。香港和廣 東省的買水條約完全不是以用量計算收費,而是一筆過買入過量的東江水,用得多則平均水價愈平,用得少就平均水價愈貴,污水重用的結果就是雙重浪費──既買 了過量的水,更要付處理污水的費用。
幾年前新聞不斷報道,因政府每年買入過量的東江水,水塘浸滿於是要倒水落海,引起廣大公眾批 評;2006年,政府與廣東省政府簽訂所謂「新協議」,特區政府大張旗鼓自吹自擂說:「從今不會有倒水落海的問題了」,的確香港從此沒有再倒食水落海,換 來的是倒另一種「水」,即倒錢落海。
香港向廣東省每年買十一億立方米的水,2006年只用了六點一七億立方米;2007年則用了七點一五億 立方米;用水量最高紀錄的2004也只不過用了八點一億立方米,遠超香港實際需要。假設香港每年降雨量都低過撒哈拉沙漠,甚至每年半滴雨水都沒有,政府買 下的東江水都足以供應全港市民使用,而且還有近兩三億水量的「盈餘」;在這樣浪費的合約之下,為何政府卻又不斷宣傳叫市民「節約用水」,連洗澡的時間都要 呼籲規管?
政府這款雙重標準,就有如強制市民和互聯網供應商簽署繳付「無限上網」的月費,同時卻譴責市民上網用量過多,呼籲市民減少上網!特區政府敢把壞事當喜事辦,同時大事慶祝「慳水」,就是荒謬。
星洲淡水 自研成功
水 價年年加,十年前同樣的水價才二十多億元,但到2014年將會升到近四十億,累積升幅接近一倍,政府任由一家在香港上市的大陸公司叫價魚肉,卻完全沒有任 何對策。政府的處理手法,不是找尋替代方案,而是透過友好傳媒洗香港人的腦──全靠北大爺的東江水,香港才有繁榮;沒有東江水,香港人就沒水喝了,因此香 港人簡直要為天價貴水而感恩,為了有政府讓你有水喝而叩謝。
如果科技發展仍停留在七八十年代、如果香港人真的沒有東江水就渴死,那麼水費再 貴,我們也只有任人魚肉。但現實卻完全相反──同為亞洲四小龍的新加坡,早幾年為了水價,跟鄰邦馬來西亞發生嚴重爭吵,新加坡政府於是發奮圖強,全力科研 海水化淡,且有成果,最終每升水價只需港幣四元,比起東江水輸港的最終成本每升七元,還要平近一半。
新加坡透過科研的水價,居然平過向「同一國」的「特惠買水價」幾乎一半,也難怪近年香港跟新加坡比,愈來愈沒有競爭力了!新加坡從來沒有吹噓什麼數碼港、中藥港,卻以實力成為「海水化淡港」。
政 府與此同時帶頭浪費食水──水管滲漏兩成多、用淡水沖廁的耗水量又佔了近一成食水。政府這邊浪費,那邊透過文宣叫市民節約,很多人不知真相,只看報道便深 信政府的一套,更不知最大的浪費是東江水價費好貴。傳媒不去批判東江水貴,卻提議透過加價,鼓勵大家「減少用水」,就是顛倒黑白。
水價公投 誰更浪費
政府為一年前的五區公投「作大數」,作出一條一億五千萬的數字,許多市民聽了只覺「浪費公帑」;既然公帑不容浪費,為何香港不學學新加坡海水化淡去慳錢?一個說法,許是舊時老說香港靠東江水生存,如果本市用水「獨立」,或會鼓勵「港獨」呀。
單是新加坡的化淡水與特區政府買的東江水的差價,就已經足夠香港每年舉辦十幾次公投,卻眼白白把十幾倍公帑送給大陸人在本港的上市公司……。
香港的新聞自由,恐怕不再是亞洲之冠。只見有聞必錄之餘,嘆Whatever happened to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請新聞工作者不要為官方的洗腦文宣助紂為虐。

伸延閱讀

《維基解密》揭東江水可能被污染?

支那國搵香港人笨天價賣污染東江水


《維基解密》揭東江水可能被污染?(轉載)

《維基解密》網站又有相關香港的機密外交電郵公開!今次公開其中一份電文「Black Pearl – The Threat of Water Pollution to Guangdong’s」,提及廣東省超過一成食水資源不達國家標準,廣州市更高達兩成四。
但最影響香港的是,電文提及觀瀾河及石馬河水污染嚴重,經過兩年處理也未有改善,最後要切斷河道,阻止河水流入東江,以免影響對香港及廣州供水。那段電文內容如下:
「The Guanlan and Shima Rivers – Local residents call the Guanlan River in Shenzhen and Shima River in Dongguan the black dragon rivers due to discoloration from industrial and residential waste. Zhang Lijun, former vice minister of China’s Stat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dministration (forerunner of the Ministry of nvironmental of Protection), was reportedly shocked by the scale and magnitude of pollution in the two rivers on a January 2007 trip to Dongguan to inspect emissions.  Even after mitigation efforts lasting several years and costing billions of renminbi, water quality in the two rivers is still poor.  The rivers’ flows into the Dongjiang River had to be disrupted to prevent pollutants from contaminating an important source of the drinking water for Guangzhou, Hong Kong and other cities. 」
即是,有關報告電文已是2009年之事,而觀瀾河及石馬河水污染於2007年已發現,要到兩年後也阻止不了才截流,兩年間,有多少污水流入東江,甚至影響香港?url

伸延閱讀


支那國搵香港人笨天價賣污染東江水

官方文宣 整色整「水」(轉載)



續 BNO 英國國籍理據--國家對個人的不可推卸責任(轉載)

前文,再補充幾點,

  • 不同本身已有傳統文化及龐大人口的印度,香港基本上是從零開始由英國人建立,完全是英國文化的國土,華人受英國文 化感召而進入,定居和生兒育女。英國後期亦給予華人跟洋人平等的無差別待遇。又若以香港離英國遙遠為由而拒絕,則屬地域主義、種族主義,是無理的排外,凌 駕人權。
  • 雖然行政不能凌駕國籍和人權,經濟問題不應是考慮,但若英國提出,可反駁英國有權將國民與居民分開計算,以居住英國本土的年期計算福利多寡,而不 是為此而改動國籍。另外,香港一直不用英國津貼,更有政府盈餘,所以香港人不但不會對英國構成長遠財政負擔,反而是 superior in financial status。
  • 香港是殖民地,港人大部份時間無權選議會,行政政府不由港人選舉產生,港人對英國本土事務無權過問……對不起,那是英方虧欠香港,不是香港人虧欠英國,不但不是吊銷國籍的理由(愈可欺,愈不是人?),英國更應道歉。
  • 香港有人不會英文。言下之意,有讀寫障礙、智障、盲聾啞的英國白人便不是國民了?香港人既可以不求福利,在無需協助之下仍有信心到英國國土居住,那是個人選擇,不用別人費心。
  • 陶傑好像說過現時利用歐洲人的不察,走後門留學,不要作聲,免被發現。這去到實用層面。一九九七年前出生的港人,平均已經四十歲,未入大學的卻只 有一兩屆,而這件事由炒大、打官司到終結最少要幾年,方便留學的作用已經完結,應轉為為後代爭取國籍,港英港人取回英籍,子女亦無需申請。
  • 黃頭髮,黑皮膚?連「裔」和「籍」都未分得清?愛中國者可以自己提出放棄。

為何香港人可以爭取英國國籍,不給予菲傭香港居民身份?

如果公民黨或暴力團這樣問,是為駁而駁。英國籍 so-called British (Hong Kong) 是土生港人與生俱來的第一國籍,不能設限,否則便沒有國籍。港英政府從沒有叫香港華人回大陸辦理子女國籍,居港幾代的人可以連父母都沒有滿清、中華民國或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身份,甚至不一定是中國人(印度人),祖籍已無從稽考,英國不要便成了無國籍的國際人球。別說菲傭本身有菲籍,菲傭在港出生的子女,也 可從母親身上承襲菲籍。/港英是正式接納從中國來港的移民,不是以特約勞工名義和身份給予暫准居留。菲傭從不是以移民身份被接納而進入境內。

這也是內地來港的移民不能拿 BNO 而用 CI 的原因--他們本身有中國國籍,港英可以不給予都不給予,因為 BNO 實為英國無可推卸的國籍責任。當 Hong Kong 已不在 Great Britain 之下,刪了 Hong Kong 兩字,不就是 British?英國政府把國土割讓給中國,港人是受害者,失去了所屬的土地,總不成因此而雙重受害吧?

九七後政府唆使港人在國籍一欄填寫「中國籍」Chinese,是政治洗腦。你繼續自稱 British (Hong Kong),不行使中國國籍而拿出 BNO,政府可以打你一身?

同一信念之下,和平前出生的台灣人應算是日本人;雖當時沒有人權概念,戰前去日本倒不困難。九九年前出生的澳門人應有葡萄牙國籍。

*家父在廣州出生,當然拿 CI,而在九七年不曾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廣州解放前已離開),只在童年時曾是中華民國國民。中華民國有沒有權單方面吊銷四九年前出生的大陸國民的國 籍?當然,江澤民和胡濤錦沒有正式向中華民國提出過取消國籍,現在仍都是中華民國國民,毛鄧也是。台灣一天不宣佈中華民國滅亡、另立國家,一天只能用行政 辦法、掩飾手段和串通共產黨,拖死老一輩的大陸國民。但若今天的民國官方版圖仍保留大陸地區,則十三億人都是國民,有權自由移居台灣。

北京根本不特別喜歡香港人留下,充其量認為沒面子。但論點放在出生時的背境,九七之前的事,屬歷史因素,是「原有英籍」而不是投 奔,其他中國人亦無可妒忌之處。抱此看法,舊香港人早走早著,讓在內地有頭有面的人,落香港生仔,一級頂一級,繼承香港。劉延東女兒,網球手晏紫,這些人 來港產子不成問題,但普通人就不大好了,宜用內地戶籍作交換,有能力在港自費養育成人的,不怕來。by

伸延閱讀

為何 BNO 一定有英國籍?(轉載)



為何 BNO 一定有英國籍?(轉載)

現時沒有,那要做點事。去英國領事館,說要用香港出世紙、"BNO" 身份拿英國護照。拒絕是意料之內。

然後去德國或法國,找個專門律師,在高於英國主權的法庭提出訴訟,指控英國政府單方面剝奪香港本土出生的人(BNO 持有人)的國籍。

  1. 香港人在 1997.6.30 是何國家的國籍?人總不會沒有國籍,而國籍是以國家為本位。當時英國人迫使香港人自稱 British (Hong Kong),「 國籍 國家」便是英國。
  2. 有以下兩個例子,一是獨立國家而當地政府被英國控制,還可以說當地人是本國國籍;二是沒有國家,英國不是控制別國而直接是該地的國家。除非英國維 持戰時佔領國的臨時政府身份,否則當地人便是英國人。眾所周知的事實,香港從來不是在戰爭中被佔據得來--香港本土根本不是作戰戰場。
  3. 1997.6.30  英國是否已簽署任何國際人權宣言?同一個人權國家之內,人有自由遷徙的權利,但當時英國政府對香港人訛稱無權到英國或其他屬土居住。
  4. 英國將香港領土交予中國,不是將香港人交予中國--人是自主個體,不是死物或牲口,英國沒有權這樣做。當居住地不再存在,譬如陸沉或被入侵,遷移必然凌駕國內行政分區,要讓當地人轉移到國內別處生存。更甚者,香港人對轉移居住中的領土一事沒有投票權。
  5. 香港本地出生的人,英國國籍是天生的第一國籍,不能被(單方面)取消,否則會變國際人球,之後有沒有取得其他國籍與人球危機無關。香港人在九七年 接受贈送的中國國籍,卻沒有申請及簽署放棄英國國籍,也就沒有喪失後者,即現在應該是雙重國籍 。土生港人不獨是英國人,英國才是我們的「祖國」 mother nation。

在歐洲人權法院打,幾難輸。最後加多一句,當人權最先進的歐洲都可以這樣排斥不同種族的先天國民,落後國家可以進行怎樣的種族清洗呢?

東方甲乙現在才認清自己是英國人。頃刻由六呎變成六呎一、二了。

XXXXXX

一般人以為,中國最反對香港人「討回」英國國籍。其實不然。香港人不是共產黨維繫政權長存不朽的支柱;我們走了,或許共產黨會更高興,因為可以加速內地人取代始終有異心的舊香港人。(叫港燦硬哽了那些中共太子女,免申請便直接隨夫移民,也有著數。)

香港人直接搬到英國或歐洲,也不需要搞(事實上絕望的)港獨。用腳投票,好過用人命革命。

最不願見到此事的,反而是以香港為政治基地的野心家,失去了被迫反共的廣大群眾:當香港人可留可走,便不會搏命反共。肥佬黎是其一,想用香港人做人盾的台灣幫是其二,想借港獨做教父的人是其三。要記住,這些人不是真心為港人著想,只是叫你們去做馬前卒去送死。by 東方甲乙

伸延閱讀

續 BNO 英國國籍理據--國家對個人的不可推卸責任(轉載)


1/26/2012

呢啲就係大陸豬嘅心態 (轉載)

鳳凰衛視雷宇的新浪微博貼文:


為防走數, 圖已cap:



原文:
从集会抗议内地孕妇到港产子,到名牌店前聚众拍摄表达愤慨,为何香港回归后,两地的隔膜没 有消除反而越来越深?一个在大陆生活多年的港人告诉我,香港人曾经称呼大陆人为大陆灿,而现在则改为大陆猪。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的问题,港人的这种情绪 的出现背后又代表了什么深层次的原因。
-------------------------------------------------------------

鳳凰衛視 = 中央電視台駐港部門
呢條女即係乜料子大家都會明白吧了
呢啲講法, 其實係普遍存在於大陸豬心中 (很冒犯吧? 唔俾面香港人,仲駛乜當佢哋係人)
最經典就要數到以下呢條片


大陸豬對住香港嘅心態, 就係建基於香港受過英國管治、引入咗西方文明而有的繁華
所謂嘅「回歸」就係要受中共照顧, 尤其是98年金融風暴同2003年沙士之後, 香港的經濟氣候相當之不濟而北京向香港「大開水喉」之後, 大陸豬呢種嘅心態就更加之熾烈

想批評在下在玩右翼民粹? 那便請撫心自問一句:
十五年來, 你在香港過得好嗎?!深深想清楚, 十五年來, 所謂嘅阿爺, 當你係乜吧!

From巴士佬Blog

初五東鐵支那蝗蟲進食行動跟進1


"近日在facebook、微博及高登討論區,均流傳一條來自微博的訊息,訊息聲稱有中國人發起在年初五,於香港東鐵車廂進食,以示對9天前(17日)中國
兒童被港人規勸不要在車廂內進食,引發中港罵戰的不滿。
"


支那蝗蟲點會說到做到丫,講佢地就叻,佢地真係有6萬人來香港東鐵車廂進食就真係奇景啦,試問6萬人點同一時間一齊入到車廂先,仲有港鐵公司一早知道有呢個消息都會準備定多些人去發告票罰錢啦,放長雙眼睇今日有無6萬人來香港東鐵食野啦大家。根據九鐵附例,東鐵、西鐵及馬鐵乘客都不可在鐵路範圍內飲食,鐵路範圍是指入閘後 的所有地方,違者可被檢控,最高罰款二千元。計下數當1個人罰2千,2000 x60000=罰款就有
120,000,000=1億2千萬都咪話唔和味。香港一日唔獨立一日都會被呢些支那蝗蟲隨時來玩野而我地都無佢符,你話咁點得丫。

伸延閱讀

年初五之戰

初五東鐵支那蝗蟲進食行動跟進2


鏗鏘集九七系列:如夢初醒 (轉載)

Part 1


Part 2

0分53秒,英國人清楚地道出了大陸人對香港「索償心理」大陸死期將至。在此危急存亡之秋,香港要自立,香港要自保,香港要自強!

"將香港交比中國等於將猶太人交比希特拉",簡直沒有更好的比喻!

「你們都享受夠了,現在是時候要還了!」 -- 這句真是一針見血地描述了很多中國人對香港人的「索償心態」! 他們中國是個有病的國家,人哋自保、自強,用努力去換取唔駛同佢哋「一獲熟」,都可以講到好似係原罪咁。 德國納粹黨與中國共產黨一樣是奉行 totalitarianism 的。把猶太人交給納粹黨,與把香港人交給共產黨,真是沒有甚麼分別。 最有趣就是香港有些反智的人,經常鼓吹一種「逆來順受」的論調,說雖然中共是極權,但是始終中共不等於中國,香港人應該「愛國不愛黨」如果你生於第二次世界大戰那個年代,你可以走去跟猶太人說: 納粹黨雖然是極權,但是始終納粹黨不等於納粹德國,德國的猶太人應該「愛國不愛黨」。
所以香港應該獨立才會有自主權!
url

誰照顧誰?(轉載)

2012年1月25日星期三


「如果沒有中國照顧,供應食水和米糧,你們香港人死定了!」

現在這個論調在大陸很有市場,其實不值一駁。

東江水和五穀蔬菜、鮮魚肉類輸港,是以市價交易,互通有無的商業往來,又不是免費的,香港人需要這些食物,中國也需要賺這些錢,怎能說是「照顧」?

說到不求回報的「照顧」,50-70年代的香港人,就真正是照顧鄉間的親人了,我是從那個年代活過來的,就講講一些親身的經驗吧:


那時我還是小孩子,但是我的記憶很清楚。當年大陸一浪接一浪的政治運動,民生凋敝,鄉 下的親人連食物、醫藥、衣服的基本需要也很缺乏,工資收入也少。就算親人有錢,貨品供應不足,政府厲行配給,限制人民的使用量。你拿著人民幣去買,米要米 票、肉要肉票、布要布票。今時今日豪擲巨款,在香港買LV的大陸客,還記得這段日子無?

鄉間的人苦不堪言,寫信到香港的親人求助;那時香港人的境況不是那麼豐裕,一般打工仔都是月入幾百元,養活一家大小,很多家庭的女孩子讀完小學便去工廠做工人,家庭主婦接些外發的工作在家做----車衫、塑膠花、黐信封等等,小孩子都要落手幫工。


香港人對待親人,真的是全因為「血濃於水」的感情,死慳死抵都接濟他們。付寄的東西有 維他命、葡萄糖(大陸人平日不夠食,認為身體很弱,要靠這些來「吊命」)、單車、餅乾、食油.......還有舊衣服(新衣服要打重稅,舊的打少一點)。 家母很聰明,用新毛巾手縫成一個袋裝著郵寄物品,我幫她在上面用箱頭筆寫地址,親人收到拆線,就多一條大毛巾用了。

講到打稅,有些親人沒錢,還要我們另外匯錢給他們,才可以完稅取物!大陸政府仇視全世 界,外國貨不准進口(但是我後來看書有記載,毛澤東派人在中國最窮的時間,差人在香港買了一隻「金勞」給江青戴),我們買的都是中國貨,給了錢又寄回中國 去,還要代付多一重的稅款,真是體會到社會主義的優越性了。

又要買,又要寄,麻煩之極,香港人照顧受苦的親人,「無計」啦!一些小藥房和商店試辦代客付寄服務,很受歡迎。後來有「香港付款,內地提貨」,貨物乾脆不用運來香港,兩地稱便,讚揚中國現代化確有成效。

香港人回鄉探親,都是大包小包的帶,很多人用擔挑吊著前後兩大捆,過關時蔚為奇觀,你跟在後面要很小心,前人一回頭扭身呼叫後面的人,你的臉就會給擔挑打個正著。

東西帶多了要打稅,還要過關時被幹部呼呼喝喝,家常便飯;為了親人的幸福,香港人忍氣 吞聲。正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的堂姐夫大熱天時把幾件衣服全穿在自己身上(包括四條內褲),像隻裹蒸粽來逃稅,回到鄉下全部脫下來送給親人。他臨走 時,穿上親人的爛衫破鞋,兩手空空像一個乞丐地回香港,說起來真是笑中有淚。

香港人在那時多了很多以前沒聯絡的「親戚」,原來是問可不可以寄些甚麼給他們,人到了山窮水盡,自尊心都要放在一邊。像家父有個嫁到東莞的姐姐,她兒子長 大成人,從來也沒有寫信來問候一下舅父,一天寫信來就是說他進大學唸建築,需要幾本中國出版的教科書,要舅父在香港買來寄給他。

家父連小學都未讀過,不過是個香港的低收入工人,也負起培育中國新一代大學生的責任了。
url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伸延閱讀

香港人不是「殖民地走狗」(轉載)

支那人只當香港人是二等人

香港人不是「殖民地走狗」(轉載)

2012年1月26日星期四

我在香港的貧民區出生,住了39年,1997之前離開香港,談談這個問題總有點資格吧。香港人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的廣義的「中國人」身份,只是對這塊生於斯長於斯的小地方,有很親切的歸屬感,以身為狹義的「香港人」為榮。

我已經入籍澳洲,對新國家的國旗宣過誓效忠,從此不做「中國人」,正如我在街上見到的西人,不再是「英國人」一樣,但我一樣樂於介紹自己是「香港人」。

(另一方面,我很多移民澳洲多年的朋友,到了今時今日,開口閉口還是「我們中國人」!)

香港人的文化主流、「核心價值」,不是順服港英殖民地政府,做英國鬼的走狗;而是珍惜那點西方(廣義的)法治精神和人身保障,這在傳統的中國人社會之中,太罕有了。香港人批評任何政府絕不留情,出言諷刺港英政府和一眾高官,是每日都做的事,商台長壽節目「18樓C座」的精神是也。

大義當前之時,香港人表現的「中國人」意識極強。包括:


爭取中文成為法定語文(是「中文」,不是「廣東話」)

堅信釣魚台是中國的領土,衝擊日本領事館,遊行示威抗議日本侵佔,比大陸人激烈得多。唯一為保釣犧牲性命的人-----香港大學師兄陳毓祥是香港人,不是大陸人。

每逢大陸發生天災,香港人自願捐獻大量金錢賑災。

教育和醫療,不是政府的基本責任麼?大陸搞得未能普遍追得上人民的要求,香港人大力支持的「希望工程」和香港人獨立捐助的善舉,幫大陸興建窮鄉學校。 我的中文老師梁沛錦教授,把自己的財產捐了億元出來,幫大陸偏僻地方建了72間醫院,(大公報新聞),目標是100間!


url(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伸延閱讀

支那人只當香港人是二等人
誰照顧誰?(轉載)

1/25/2012

反對壟斷 對抗複製 (轉載)












反對壟斷 對抗複製
(2011年01月14日) 有錢佬一胞三胎(1),貧窮人七屍八命。
有錢佬以地產霸權複製成功經驗,以生殖科技複製自己,窮人卻只能棲身蝸居絕窟,用闔家燒炭和連環跳樓的自殺技術,複製失敗經驗。官商勾結、地產霸權之下, 這就是香港富人與窮人的命運。這不是「五十後」、「八十後」面對的世代抗爭問題,也不是仇富的心理問題,而是香港全民面對的階級剝削經濟及貧富隔離 (poor-rich apartheid)的政治問題。
撰文:陳雲(節錄自《九評地產黨》)

地產霸權腐化香港的政治,敗壞香港的公德,吞噬老百姓的畢生儲蓄和閒暇享受,破壞小企業主的生計,毀滅窮人安身的舊區,蹂躪農民棲息的鄉土,掃蕩坊 眾聚腳的街道,圈禁民眾聯誼活動的範圍,殺害野外生物。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後期逐漸成形的地產霸權,是虐殺香港公共生活、葬送香港共同前途的大兇手。香港地 產財閥,罪行滔天,惡貫滿盈,是要打落地獄的一群妖魔鬼怪。
財閥何以成功,貧民何以失敗?略露一端,可窺全豹。同舟共濟,勤儉興家只是老百姓的《獅子山下》;財閥的《獅子山下》,是損人利己,見死不救。統治香港的,原來有兩批人,或者兩批鬼,一批是出面做事的黑無常,一批是背後坐鎮的白無常。至於閻羅王,以前在倫敦,如今在北京。
天水圍的悲情,由地產商和政府聯手造成。天水圍人口二十七萬,失業率高達百分之九,高踞全香港。居民可以到區外找工作,卻要忍受高昂的交通費和漫長的交通 時間,犧牲家庭積蓄和閒暇時間。天水圍的地價和工資相對廉宜,交通網絡也算發達,鄰近元朗和邊境地區的消費力也高,很多團體和名人向政府獻計,在天水圍發 展商業和服務業,例如邊境商貿中心、物流和迷你儲物貨倉、飲食市集(大牌檔中心)(2)、散貨場中心(factory outlet)、護理服務中心等等,然而一一被政府推搪過去,無功而還。2010年12月6日英文《南華早報》的挖掘式報道,終於揭開悲情城市的謎 底;1982年,政府開發天水圍新市鎮之際,與Mightycity地產發展公司(3)簽訂密議(正式名稱叫「私人備忘錄」private memorandum),限制政府不得在該區另行發展商業,以免妨礙私人屋苑的商業收益。

商督官辦 暗無天日
1988年,政府與發展商簽訂的私人備忘錄首度發威。當時政府建議在天水圍新市鎮第三十三區興建一座永久街市,但發展商反對,結果改為臨時街市,後來更拆 卸了,變成巴士總站及中央公園塔。拓展署在1989年3月通過的天水圍分區規劃大綱圖內說明:「在該處建立永久街市,可照顧私人屋苑居民的需要。 Mightycity卻反對計劃,認為會對其商業設施構成競爭。」這只是白紙黑字記錄在案的一宗。
以前滿洲政府的異族統治,暴虐無道,清末之際朝廷即使積弱,試行開發實業,也知道要官督商辦,責成企業按官家吩咐辦事,不可侵吞公家利益,然而香港卻是商 督官辦,政府坐視天水圍新市鎮生靈塗炭,也不敢向地產財閥吭聲一句。地產商何以大發特發,窮人何以日捱夜捱,闔家自殺,原因就是政府偏袒地產商、以利益收 買地產商,以便彼此合謀,共同管制香港人民,虐殺香港人民,甚至不惜犧牲公共利益,向商家放權讓利。天水圍的案例,只是最明顯的,明顯到報章可以輕易追查 到真憑實據的一宗。若說地產財閥是妖精惡煞,香港政府便是羅剎魔鬼,幕後黑手。
該私人備忘錄透露的,只是當年香港政府與發展商的「私人」交易的一部分。1982年,政府以高於市場價格向發展商買回面積接近五百公頃的魚塘和農地,然後 再與發展商共同開發。事緣1977年,當年的土地供應特別委員會(或稱土地闢增特別委員會Special Committee on Land Production)建議研究開發天水圍新市鎮。春江水暖鴨先知,財團Mightycity窺準發展機會,1979年起開始在天水圍收購農地及漁塘,面 積多達四百八十八公頃。Mightycity當時的股權分布為:華潤持有51%,長江實業擁有12.5%,會德豐、Trafalgar Housing及其他共佔36.5%。Mightycity囤積大量土地之後,接觸政府,提議興建一個可容納超過五十萬人口的新市鎮。財團原來的計劃是, 撥出部分土地予政府興建公共房屋,以換取政府興建整個新市鎮的基建及公共設施。1982年,政府否決地產商的建議,但同年,財團卻得到政府不尋常的、更為 優惠的安排:地政工務司陳乃強在1982年7月29日公布,政府會以二十二億五千八百萬港元向Mightycity回購所有天水圍農地和魚塘,再以八億元 的代價向發展商批出當中四十公頃的土地。政府以每平方呎四十六元向財團回購農地,呎價比1980年一次由法庭處理的土地拍賣的估值多出三倍,該年的拍賣價 只是每平方呎十一元半。

政府倒貼 市民遭殃
政府一貫的開發原則,是地產商要求發展農地,便要向政府補地價,財富回籠官庫,但開發天水圍的安排,卻反其道而行,由政府用高價向地產商回購全部土地,再 批出土地與地產商開發。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羅致光評論此事:「政府決定以高於市場價格向發展商買回土地,並且簽署私人備忘協議,以今日 的標準來看,是不可想像的。」羅致光是少數閱覽過這份協議的非政府人員,據羅教授了解,只有少數高級官員可以接觸此私人備忘錄。
根據1982年7月29日簽署的官商私人協議,天水圍新市鎮內一百六十九公頃土地劃為發展區,其中三十八點八公頃交予Mightycity發展私人屋苑, 其餘一百三十公頃則留作興建公屋及資助房屋。一百六十九公頃以外的土地由政府留作土地儲備。1988年,該項投資額達數十億港元的私人屋苑發展計劃展開之 際,長實集團及主席李嘉誠個人分別增持Mightycity的股份至48.25%及0.75%。同年,政府委任長江實業為「項目經理」(project manager)。1992至1999年間,Mightycity在天水圍興建了唯一的私人大型屋苑嘉湖山莊,共有一萬五千八百八十個住宅單位。屋苑內有 總樓面達七萬五千平方米的商業設施,包括嘉湖銀座商場及有一千一百零二個房間的嘉湖海逸酒店。然而,即使社區需求殷切,政府卻受制於協議,無法建立一個如 沙田、荃灣一般的自給自足的新市鎮,促進本地就業,令社區健康發展,政府只能在公共屋邨設立一些街坊小店,其規模也不能威脅Mightycity發展的私 人商業設施。(4)
英文《南華早報》揭露密議之後,消息即日在面書廣傳廣論,眾人譁然,粗口橫飛,但此地並無一家中文報紙夠膽跟進,只有網站《獨立媒體》出了個中譯本。香港 發生了甚麼事?一個富裕無倫、資訊暢通的香港,被人弄得遍地都是活殭屍,揭發了匪夷所思的官商勾結大計謀,此地卻沒有一家獨立的中文報紙或中文電視台仗義 執言,答案不是很清楚嗎?

政權交接 地產成魔
該匪夷所思的官商協議,在1982年達成,有其特定的歷史任務。1979年,港督麥理浩訪京,會晤鄧小平,意會到1997年主權移交的限期,部署撤退。前 殖民地政府準備加強建設香港,將香港從一個殖民地變身為接近自主運作的城邦,做到市面繁榮,福利優厚。然則,由於殖民地政府不可能遽然給予民主自治,卻要 維繫和諧穩定,又要大興基建與提高公共服務,錢從何來,合謀者(買辦)在哪?抽重稅又不行,向人民徵重稅的代價,是必然刺激民主訴求。
德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破產之後,政府用土地代替黃金,支持貨幣,帶起一切信貸衍生的經濟侵奪,令國庫迅速膨脹,有錢可用。這一招變賣國土、挑選買辦、充實國庫而又不必民主授權之計,九七過渡期的香港政府懂得,現今的中共政府也懂得。
英國人部署撤出的時候,與中共妥協,收買中共代辦及香港華資,將華資地產財閥捧上神壇,默許他們取代英資,成為香港商業的支柱,用商業財閥穩定交接期間的 政局。今日香港官商勾結的政局,是回歸前的中英勾結所奠定的。地產財閥食了中英兩家茶禮,左右逢源,壯大之後恃勢凌人,同時進駐中共的人大政協和港府的立 法會功能組別和諮詢架構,劫持政府,阻擋民主,以免一人一票的制度可以限制他們的暴利。從上述Mightycity當年的股權成分之中,即使是對政治經濟 學一竅不通的人,也能讀出箇中玄機。
政府限制土地供應及公屋供應之下,香港地價拾級而上。由於此地的人無家無國,一時之間難以凝聚共同信念與地產霸權抗爭,以致大家都將共同的命運抗爭化作私 人的命運拼搏,爭相入市買樓,致令此地民風畸變,以擁有金錢及樓房為唯一成功標準,鄙棄文化價值,令上世紀七十年代的香港人文精神,無以為繼。地產商建立 的私人屋苑,形同獨立堡壘,四周門禁森嚴,即使個別商場有地面商舖,也在公路之側,毗鄰各種阻礙設施(停車場出口、垃圾房、落貨位、巴士總站車道等),行 人稀少。即使地產發展項目在市區街道之內,政府也放棄規劃及監管的權力,坐視地產商封鎖地面,用圍牆及停車場出口截斷街道。至於原本屬於公共空間的商場空 地及通道,政府也委託地產商管理,任由地產商訂立苛刻的管理章則,甚至私下出租謀利。地產商不斷複製屋苑和商場,公共空間和街坊生活節節敗退,終有一日, 香港變成堡壘林立的歐洲中世紀黑暗時代。

惡霸擋路 港人起義
香港的問題,絕不是「五十後」鬥「八十後」的問題。大量「五十後」的人,都是被社會遺棄的窮困階級,很多老人家流落街頭拾荒謀生,只有絕少數人成為中環大 亨。香港面對的不是世代抗爭,不是老人不願退位而年輕人不能上位的問題,而是共同的時代問題,是機會重新開放、經濟轉型和社會價值觀改變的問題。「八十 後」提出的議程,是跨世代和跨階級的香港人的共同利益。踏入二十一世紀,2000年之後的幾年,八十後提出的保育香港運動,保衛天星碼頭皇后碼頭、保衛灣 仔喜帖街的街坊生活、反對時代廣場圈禁公共土地、反對興建高鐵浪費公帑破壞人文地理、保衛菜園村及鄉郊農民生計,都是代表香港整體人民、特別是代表被剝削 的弱勢社群去抗爭的,絕不是為了自己的世代利益。香港人普遍的仇富情緒,咒罵地產財閥,咒罵收樓惡魔,咒罵「領匯」吸血鬼,也不是痛恨資本主義,而是反對 財富掠奪,反對官商勾結的地產霸權。
香港目下的問題,是富人階級壟斷一切資源的嚴重問題、貧富對立的問題。香港所有資源——金融地產、商舖租金、自然資源、濕地、郊野公園勝景都被地產財閥據為己有,這才是我們面對的大問題。
香港已入絕境。老財閥的成功圈地經驗,老高級中產的私人置業自保,面對新的金融資本主義和跨境資金,以及香港民風之衰敗,已經無法複製。雖然富人關閉名校 的大門,也霸佔優秀的山水環境,企圖獨享其成功複製權,甚至借助人工受孕和代母服務,真的在生物上複製自己,也是徒勞無功。香港面臨的是階級鬥爭。階級鬥 爭有兩個工具,第一個是和平的選票,即是民主充權,第二個是暴力的革命,推翻現行秩序,重建民主。兩個選擇,就擺在我們面前。民主的效益比暴力革命好得 多,民主是理性的選擇,因為暴力革命之後,始終要回到民主。然則,香港的富人階級誤以為窮人不會走上暴力革命以開啟民主的路,於是不斷霸佔資源和設下壁 壘,逼死窮人,最終,他們將是暴力革命的締造者。
股壇聖手、一代富翁曹仁超坦誠表白,他們的一代地產金融炒家,成功踢走英資,掌握地產複製財富的方程式,預支了香港四代人的金錢。他向年輕人擲下戰書,要 年輕人另闢蹊徑,找到「五十後」一代不懂得的方法。(5)我不是年輕人,也不是坐享地產套利術的老資產階級,但我不妨提出我的方法。正如本文開首說的,地 產壟斷是政治問題。政治問題,政治解決。政治鬥爭,恰好是地產霸權不懂得的方法。
民國九十九年夏曆庚寅年十一月十七日冬至 西元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註釋:
(1)2010年10月底,香港報章爭相披露一未經當事人確定之消息,轟動香港。富豪李兆基之子李家傑在境外借助代母產下三子。李家傑單身而有三子,即是 三子一出世便遭剝奪母親之身及母親之倫,令港人困惑。參閱見〈代母產子觸發社會討論〉,《明報》,2010年10月28日。〈代母產子全城熱話 李家傑: 給我私人空間〉,《頭條日報》,2010年10月30日。
(2)該計劃由蔡瀾在2008年12月構思,向政府提出在濕地公園附近發展112B區開設三百個熟食攤檔,2009年告吹。蔡瀾寫下〈羞恥〉一文悼念其 「大牌檔村」計劃,見《蘋果日報》副刊,2009年11月16日。另見英文《南華早報》報道,Job-creation plans for Tin Shui Wai rejected,記者Vivian Kwok,2010年12月3日。中譯本參閱〈天水圍創造就業計劃被否決〉,《獨立媒體》網站(http://www.inmediahk.net),2010年12月9日。
(3)Mightycity當時的股權分布為:華潤持有51%,長江實業擁有12.5%,會德豐、Trafalgar Housing及其他共佔36.5%。該公司現時的股權分別由華潤創業及長江實業集團持有。
(4)以上報道,摘錄自英文《南華早報》,Colonial deal built ‘City of Sadness’,記者Vivian Kwok,2010年12月3日。網上閱讀:http://topics.scmp.com/news/hk-news-watch/article/Colonial-deal-built--City-of-Sadness。中譯本參閱〈八二年官商協議限制商業發展 種下天水圍「悲情」禍端〉,《獨立媒體》網站(http://www.inmediahk.net),2010年12月9日。
(5)〈與曹仁超對話〉,Milk雜誌,2009年5月27日。
尊子漫畫,原載於《明報》

[香港教學] 罪惡根源 - 基本法(轉載)

以下資對是轉載自網絡,大家睇完就會明白更多點解97回歸後,香港立法會根本通過唔到一些同撥款有關的草案(如房屋,醫療,),因為一切都要特首同意簽名先可以拍板。就因為咁樣,支那國遲遲唔俾香港人雙普選特首及立法會議員,因為香港一有個由市民普選的特首支那國就好難再控制到香港政府,雙普選等同自治,呢樣是支那國唔會俾的。所以我支持香港走向獨立之路!

中美新冷戰?美國的「奧巴馬亞太大戰略」(下) (轉載)

by 沈旭暉 on Tuesday, November 22, 2011 at 11:23am
(3)環太平洋經濟合作協定(TPP)Vs東亞自由貿易區

9/11 後,美國一度默許中國承擔東亞區域大國的角色,後來發現中國的影響力已不再局限在區域層面,決定在區域層面扶植有力的競爭對手,以防中國利用多邊平台擴大 全球影響力。美國在APEC峰會推出的TPP(環太平洋經濟合作協定)雷聲很大,但提出的自由貿易門檻太高,其實並不容易廣泛落實。日本的農業集團就會大 力反對加入、甚至會視之為美國以圍堵中國之名消化日本的陰謀。但客觀上,這卻提高了日本的議價能力,令日本正在與中、韓商討的自由貿易協議,有了更大的主 導權。同一道理,日後中國與其他國家搞任何雙邊協議,那些國家都可以到TPP這個攤位「問價」,再向中國還價,這是抵銷中國近年建立的多邊平台的有效策 略。假如美國把一切中國不能達到的要求都放進TPP,然後和汶萊、新加坡、新西蘭等無足輕重的經濟體落實措施作為藍本,無論實際影響如何,都已破壞中國的 部署。

(4)全方位拉攏中國鄰國Vs縱容中國後院

以 往美國會依靠中國和有傳統影響力的鄰國溝通,例如北韓、緬甸、巴基斯坦等。但這卻令這些國家變成中國的「合法」附庸,令美國開始不安,特別是中國近年有所 突破,例如毛游掌權後的尼泊爾變得十分親華,邊境各地的中國化現象也十分明顯。因此奧巴馬的政策,已變成儘力拉攏一切中國鄰國,希望他們對中國邊境反過來 構成壓力,哪怕那些國家有不光彩的人權記錄,這是典型的現實主義方略,是布殊等新保守主義者所不為的。最明顯的例子是名義上還是共產國家的越南,它被納入 TPP是北京最難接受的;其次是一度成為美國重點打擊對象的緬甸,國際組織雖然普遍不認為緬甸軍政府的改革是「真民主」,美國已明確要破冰;還有自稱中國 鐵桿盟友的北韓,它的政權遠比伊朗殘暴,華府雖然加強了與南韓的軍事演習,外交界卻一直對爭取北韓制衡北京有期望,因此不像對付薩達姆那樣,並沒有消滅金 氏政權的計劃。對這些中國鄰國而言,最理想的下場,是美國樹立為樣板的蒙古:近年美國推出了「千禧援助計劃」,把援助窮國和意識形態掛鈎,蒙古、菲律賓都 是大量接受美援的國家。就是中國後院的盟友不倒戈,要維繫這些「友誼」,機會成本也已大為上升,北京才沒有餘力走到美國的後院去。

那 美國是不是要徹底圍堵中國、顛覆中共政權?不是的。在這個年代,中國的失敗確實對美國沒有好處,問題是在過去十年,美國希望中國扮演的角色,和中國確實扮 演的角色,出現了明顯落差。美國接受的上限,是一個跟隨美國制定的國際規則的區域大國,具體指標是不要挑戰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不要在鄰國輸出和美國不同 的價值觀、不要把影響力拓展到美國後院、當然也不要支持明顯反對美國的政權。不少人以為北京做到最後一點,在反恐上和美國合作,就有了討價還價的本錢,其 實那倒是次要的;西半球是美國的美洲、美元是國際金融的基石、美國代表全球普世價值,這三點才是任何美國人當總統都必定堅守的底線。中國在過去十年的「戰 略機遇期」,卻全都挑戰了。美國擔心當中國有了亞太整合的平台,一方面連反美的拉美國家也會有異動,另一方面可以配合歐盟,共同挑戰美國的金融霸權,甚至 像當年蘇聯那樣,把「中國模式」樹立為美國模式以外的替代品。美國的真正目標,其實是警告中國崛起不要超越上述底線,從而為中國劃定的樊籠。屆時中國依然 有足夠實力購買美國國債、分擔維持和平的經費、乃至為歐債危機捐輸,而又不足以挑戰美國霸權,這才最符合美國的利益。

沈旭暉 明報 2011年11月23日

Part I: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沈旭暉/時辰已到美國的奧巴馬亞太大戰略上/289962427704581
source

時辰已到:美國的「奧巴馬亞太大戰略」(上) (轉載)

by 沈旭暉 on Monday, November 21, 2011 at 9:36am
冷 戰結束後,每當有跡象出現中美新冷戰,雙方都會有溫和勢力走出來解畫,說「中美關係好不到哪裡去、差不到哪裡去」,學界也一般不相信美國會做出對大動作。 近月美國的外交姿態,卻徹底打破了上述假設,呈現出一種完全現實主義主導的「大戰略」(Grand Strategy),對北京而言,這是冷戰結束後最嚴峻的挑戰,顯示9/11後的十年「戰略機遇期」已邁向終結。

這樣的大 規模政策調整,自然經過內部醖釀。奧巴馬上任初期雖然以「change」為政綱,其實一直小心處理與前朝外交、軍事人員的關係,保證了一定政策延續性,例 如繼續任命共和黨人蓋茨擔任國防部長,他的國家安全顧問James Jones也是兩黨都能接受的人,曾多次被賴斯提名入閣。這個體系和希拉里的外交方略不大相同,直到力主美國加強在亞太部署的Thomas Donilon成為國家安全顧問、民主黨人Panetta繼任國防部長,「重返亞太路線」才獲得全力配合。這路線保證了軍方在撤出伊拉克後保持實力和軍 費,回應了企業對中美貿易的不滿,得到外交界(在新保守主義者以外)一致支持,也是最好的「完成中東任務」下台階,相信就是出現政黨輪替,也難被扭轉。這 戰略概括如下:

(1)複雜化多邊平台Vs「中式和平演變」

中 國近年的外交口號無論是「和平崛起」、「和平發展」還是「和諧社會」,都未能釋除美國疑慮,反而被看成是中國在推廣自己的「和平演變論」,也就是北京有意 識地通過擴大和各國的經濟往還,輸出「中國模式」的意識形態(雖然溫家寶多次否認),從而加強在各地的影響力。奧巴馬現在希望各國在加強與中國經濟合作的 同時,主動抵禦「中國模式」的進入,所以中國和鄰國的主權糾紛、華僑在各國的社會矛盾等非經濟議題,都會被美國鼓勵帶到經濟平台裡討論。以往東南亞每出現 中國威脅論,中國都會解釋自己軍力的增強,只會對區域和平有幫助,並舉出實例證明自己確有參與世界和平進程,從而證明經濟議題和地緣政治不應混淆,這次美 國卻刻意在東亞峰會讓兩者掛鈎。以往美國力行單邊主義的時候,視這些多邊主義的區域平台為沒有效率的施政絆腳石,以致被中國乘虛而入,現在卻要重新滲入到 這些多邊平台,主張用這些平台討論「一切問題」,以免它們成為「中式和平演變」的平台。在過去十年,中國以經濟合作之名構建了不少類似平台,例如中非友好 合作論壇、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等,成效頗大,相信都會被美國安排友好國家逐步政治化。

(2)軍事經濟掛鈎Vs軍事經濟分家

美 國在「複雜化」多邊平台以外,另一策略是加強向個別重點國家地區輸出先進軍備,再用這槓桿,把這些國家地區拉回美國主導的經濟平台,特別是越南、菲律賓和 台灣。這樣一來,一大批國家會出現「經濟靠中國、軍事靠美國」的戰略,這其實是新加坡李光耀多年前希望挽留美國在亞太時的建議,其思維與香港選舉的「食窮 建制派、票投民主派」口號不謀而合。由於日本自衛隊始終難以承擔類似角色,美國本土又距離東南亞太遙遠,華府只能扶植一個盟友在軍事上讓小國有所依靠,目 前似乎鎖定了澳洲扮演美國代言人的角色。澳洲近十年來積極提出「脫洋入亞」,也把自己定位為亞太大國,在東帝汶獨立時開始積極承擔區域安全工作。相信澳洲 將逐步增加與東南亞各國的聯合軍事演習,作為南沙、西沙等主權爭議的後盾;中國內部原來有鷹派建議要儘早出兵收復一兩個越南、菲律賓控制的島嶼以示警告, 但有了澳洲的新角色、有了希拉里把南中國海演繹為「西菲律賓海」的強烈暗示,這建議的風險已大為增加。值得注意的是,美國也在拉攏其他國家進入預備軍事體 系,例如奧巴馬日前又勸馬來西亞加入「防止擴散安全倡議」(PSI),類似動作不勝枚舉。

沈旭暉 明報 2011年11月22日


source

港美關係之謎(二)﹕《美國─香港政策法》 (轉載)

港美關係之謎(二)﹕《美國─香港政策法》

by 沈旭暉 on Wednesday, October 19, 2011 at 11:49pm
 若 要從理論框架了解《美國-香港政策法》,有幾點是必須注意的。首先,《政策法》重申維持香港擁有《國際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 公約》保障的民權的重要性。從第一份《美國─香港政策法報告》起,一直到最後一份公佈的報告,香港民主發展和人權的進度一直被美國監察著:「美國對世界各 地的人權保護和民主機構的推廣相當重視。美國有責任在香港宣傳民主價值觀念、確保港人治港和支持邁向普選的穩定發展。香港人有著許多與美國民眾相同的價值 觀念和關注,也建造了一個基於法治及尊重公民自由的香港社會。」美國前駐香港總領事郭明瀚重申了美國國務院的立場,他表示:「人民要求的,是一個考慮到人 民利益、負責任和高透明度的法治政府。因此,更大規模的民主能夠促進穩定」。郭明瀚的立場,與曾接受筆者訪問、美國駐香港領事館公共事務部主任理查德.史 德斯的論點大同小異。

報告中﹐有關人權及民主發展的部份,最能充分表現出美國政府對自由主義的堅持﹐以及突出中國內地與香 港在政治體制、規範及價值觀念上的分歧。這些分歧﹐讓美國反而比中國接近香港的核心價值。美國手持了這張「皇牌」,就得到了切入內地同一議題的話語權﹐通 過希望中國允許香港保留上述特色,來促進中國同方向的改變。對此﹐華府覺得是順理成章﹐但北京自然是難以接受的。

此外﹐ 《政策法》包含了自由現實主義戰略的另一個基本特徵,就是對經濟開放自由和資訊自由的重視﹐並以此來說服北京維繫美國的特殊角色。港美雙邊貿易並沒有隨著 回歸而減少﹐反而由一九九四年的二百一十億美元﹐增長至一九九七年的二百四十億美元。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統計處的數據報告,美國在香港回歸後﹐依然是 香港的第三大貿易夥伴。這些數字能否證明港美經濟相互依存的日益加深,還是一個備受爭議的議題,畢竟美國經濟不大可能依賴港美之間的貿易﹔可是,從香港的 角度看,美國在香港的投資卻實在重要﹐因此《政策法》若能對香港營商環境加以美言﹐這是香港乃至北京都樂見的。

在這層面﹐ 美國對香港倒是高度肯定的﹐例其中一份《美國─香港政策法報告》指出:香港仍然是世界上最開放的經濟體系之一,而美國公司繼續對香港商業環境感到樂觀。這 包括香港自治和公正的法律制度、資訊的自由流動、低稅收及發達的基礎設施。香港美國商會於二零零四年年終進行調查,其中百分之九十七的受訪會員表示,預測 未來三年、每一年的商業環境,將會達到「優」或「滿意」的水平。美國及其他外國公司依然認為,作為中國及亞洲地區指揮地標的香港相當有吸引力。香港經濟對 美國的貢獻﹐也得到前美國財長勞倫斯.桑默斯的直接肯定。但這份肯定﹐最後還是回到政治議題去的﹐因為美方認為經濟自由與其他範疇的自由﹐都是民主的基 礎:「經濟自由與其他方面的自由之間,沒有存在任何防火牆﹔資訊自由流動,對自由社會、自由市場、強壯的金融體系是不可缺的。資訊自由流動對於香港、中國 的繁榮﹐都是十分重要的。」
 source

港美關係之謎(三):美國對香港政改的態度 (轉載)

by 沈旭暉 on Sunday, October 30, 2011 at 11:36am
然 而﹐若假定美國對香港的關注只局限在《香港政策法》的官方內容﹐也是不設實際的。根據這法案﹐美國一般不談超越基本法賦予的香港自治範圍﹐不談香港民主和 內地民主互動﹐只會淘空一切內涵支持民主﹕「加快民主進程符合香港最佳利益,美方支持香港透過改革選舉制度及普選加速民主化,並相信一個高度自治及法治的 公開社會是香港保持繁榮穩定的必要因素」﹐這是美國駐港官員的官方立論。但是就香港近年出現的兩次政改方案﹐美國卻作出了大為不同的姿態﹐顯示了美國在香 港政策不但扮演了一定角色﹐而且這角色甚至可能在關鍵時刻發揮影響力。

話說2005年﹐香港特區政府推出政改方案﹐被泛民 主派所否決﹐美國當時的官方回應是「香港市民和政府應該根據《基本法》決定政制改革的步伐」﹐這是國務院外交部發言人麥科馬克的官話﹐也是香港民主派領袖 李柱銘一行到美國拜訪賴斯時所獲的說法。然而﹐美國還是被北京認為與香港民主派一起反對方案﹐原因包括﹕(1)李柱銘拜訪美國﹐被北京視為「漢奸」﹐國務 卿賴斯跨級別接見﹐已是表態﹔(2)賴斯說「強烈支持香港推行民主及普選」﹐仍是空話﹐但也超越了低調的傳統﹔(3)眾議院國際關係委員會主席海德曾對政 改方案表示「失望」﹐雖然後來說是「曲解」﹐但訊息已廣泛傳遞﹔(4)中聯辦副主任李剛警告美國領事不要對政改「說三道四」﹐反映北京認為美國早已不是旁 觀者。

到了2010年﹐香港特區政府再提出內容分別不算太大的政改方案﹐這次形勢急轉直下。新任美國駐華大使6月訪港﹐在 一個晚宴對此作出了指標性發言﹐居然預測政改方案「將會通過」﹐又親口說出區議會方案、增加十席等細節﹐並「肯定」它們對落實普選有正面作用。2005年 賴斯對香港民主表同情﹐2010年美國大使面對同一方案﹐卻「有信心爭議性議題可達成共識」。這和以往美國不引述香港枝節、不作預測性表態、不演繹如何促 進普選這「三不」默契背道而馳﹐當時筆者在座﹐印象特深。方案通過後﹐美國表示歡迎﹐北京沒有警告不要說三道四﹐愛國媒體更高調報導「美國支持政改」。連 北京一貫認為與美國關係密切的媒體《蘋果日報》也在關鍵時刻逆轉性支持方案﹐同一集團的雜誌卻在同期社論唱反調﹐一切十分不尋常﹐充滿著懸念。

對 比下﹐英國的態度則相對劃一。2005年﹐英國駐港總領事說「改革建議明顯未能滿足期望07、08年普選的人,但香港正朝這方向前走一步」﹐暗示方案可接 受﹔2010年﹐外相夏偉林說「方案令爭取終極普選的人失望,但仍可讓普選時間表進展」﹐如出一轍。2005年﹐英國批評北京干預一國兩制﹐2010年英 國說功能組別應在2020年取消﹐北京均視之為倫敦認可的前提。反而美國駐港領事被問及功能組別時多番迴避﹕「民主沒有既定的模式可循,但卻存在一些至關 重要的概念」﹐「是否合乎民主應由香港內部達成共識」……

上述落差對香港公眾而言並不明顯﹐但對居中人而言﹐足以在政圈內 產生震撼﹐並由此產生了兩個說法。第一個說法相信北京為瓦解香港的泛民主派佈局多年﹐不惜在幕後拉攏華府﹐成功爭取美國運用影響力協助方案通過。另一個說 法則認為北京強硬派其實希望方案拉倒﹐以免香港出現不穩定因素﹐美國卻發現激進而不熟悉的民主勢力已在港冒起﹐一旦方案否決﹐與他們友好的溫和民主派就可 能失去能量﹐於是通過「義助」﹐讓對手啞子吃黃連。誰是誰非﹐就得自行判斷了。

以上港美互動不止是密室政治﹐也帶來了港美關係的根本改變﹐我們可簡述如下﹕
1)    經此一役﹐昔日香港政客直接邀請美國參與香港事務的民間手法大受打擊﹐香港新一代會視之為禁忌﹐以往李柱銘一代的國際聯繫格局面臨終結﹐相似個別人士會受到進一步孤立﹐北京會視之為民心回顧的勝利。
2)    北京希望泛民和外國完全脫鉤﹐卻不相信這目標會立刻達成﹐因此要重新標籤某些香港政客為美國的新代言人。沒有了李柱銘等人與美國的公開聯繫﹐北京如何看待「激進但沒有外國背景的反對黨」和「較溫和但背景可疑的反對黨」﹐足以對特區政情一錘定音。
3)    昔日個別美國議員關心香港﹐但未來美國涉港政策會由行政、情治機關主導﹐民意元素越來越弱。當美國國會議員發現香港對他們個人的仕途沒有利益可言﹐國際社 會對香港的公開關注度就會逐漸降低﹐結果香港的國際化可能逐步退減。但北京是不會和美就處理香港事務達成完全默契的﹐因此中美就香港問題所表露的猜疑﹐還 會繼續存在。
4)    北京深信美國的取態與方案民主成份無關﹐而純粹是國家利益層面的評估。北京決定對港政策時﹐重點也不全是港人﹐而會有相當比重算計美國。因此香港是否再推出爭議性的國家安全條例立法﹐非但要看民情﹐還得看中美關係。

沈旭暉 南風窗 2011年10月


source

港美關係之謎(一)﹕由維基解密談起 (轉載)

by 沈旭暉 on Tuesday, October 18, 2011 at 1:05pm
根據《維基解密》﹐美國領事館在香港十分活躍﹐不少香港政情都是其內部通訊內容﹐香港各界人士也是領事館的定期訪談對象﹐對此一些中聯辦駐港官員作出罕有回應﹐批評美國不應介入香港內政。究竟美國歷來對香港的政策經過什麼調整﹐香港對美國而言又有什麼戰略價值﹖

正 如筆者曾於學術期刊《Journal of Comparative Asian Development》發表的英語論文所言﹐一直以來﹐研究中美關係的學者,普遍低估、甚至忽視過去美國在香港事務上的參與。這個現象,在冷戰初期尤其 顯著,其時香港只被看成「中英關係的附屬物」,一般人以為美國對香港的興趣相對微弱﹐但其實香港對美國是具有高度戰略價值的﹐屬於一個超級大國和一個非國 家個體之間的不對稱關係。學者丁偉、丘宏達、鄭永年等人的研究分別指出,雖然香港主權已回歸中國,但主權交替對港美關係的影響並不明確﹐港美關係還是頗為 含糊。

美國對香港經濟、政治及安全的關注,可追溯到十九世紀。當時美國駐港代表主要負責聯同中國打擊鴉片貿易﹐以及商議美 國在東亞設立港口基地。但正如中國學者金衛星所言:「從美國的利益角度出發,香港的重要性,自十九世紀起逐漸減弱,一直至二十世紀。」到二次大戰結束後, 美國才再一次重視香港的戰略價值﹐並判斷香港的軍事價值﹐將被其外交價值取代。自此香港成了西方防止共產主義向南發展的堡壘、美國通往共產中國的踏腳處﹐ 而金衛星、王為民等中國學者甚至認為,在某些方面,香港成了一個推翻共產中國的重要基地。為了維持美國在香港的影響力,美國於一九四九年在其駐港領事館成 立一個資訊服務部門﹐其中一個目的,就是宣傳美國的民主價值觀念﹐其相關行動定義廣泛﹐一直成了北京的眼中釘。近日北京駐港官員指美國駐港領事館的人員數 目多得異乎尋常﹐就可追溯至上述背景。

六十年代起,香港對美國來說,更有了經濟的重要性﹐其時港美之間的經濟互動大幅增 長,美國在香港的投資相當顯著。另一方面,香港除了是美國戰略性探索共產中國背景的資訊中心,也成了越戰期間美國海軍艦隻的後勤基地及休憩娛樂的中心。這 時候﹐美國與香港的關係更難切割﹐而接待美軍的經驗﹐成了不少上一代港人的集體回憶。到了中英雙方就香港前途進行談判﹐由於雙方表面上均不願引入第三國家 參與,因此在談判過程中,美國一直保持低調。但是美國的低調,並不代表它對中英談判的影響和結論漠不關心。相反地,美國給予《中英聯合聲明》正面回應之 余,多次重申美國在香港的未來持有重大的利害關係﹐而不少美方人員都暗示一天民主化和人權等問題尚未解決,香港仍然會引起國際爭論。

六 四事件後﹐在上述背景下﹐美國國會通過了《美國─香港政策法》。它不是一份條約,而是被美國國會議員當作為香港經濟及政制發展的常年報告。然而,《政策 法》仍然為港美之間的互動﹐奠定了非常具體並受法律約束的基礎,自此美國在香港回歸後十年﹐有了公開評價香港狀況的官方平臺。

節錄 沈旭暉 明報月刊 2011年11月
source

為什麼我想香港獨立/自治 (轉載)

by Marie Meow on Sunday, January 22, 2012 at 12:50pm
這篇文章,不止寫給香港及台灣想搞獨立的朋友,也寫給大陸的知識分子看,希望你們能放下謾罵的衝動,明白我(們)的想法。

首先,我必須承認,香港人和大陸人是有互相歧視的情況,香港人用來標籤大陸人的港式粗話很多,大陸人也天天在Youtube 嗆香港無能要靠中央政府養。可是我認為,重點不是誰歧視得多誰錯得多,而是這個現象的成因及意義。

想 香港獨立的原因很簡單,就是覺得香港人和大陸人並沒有同胞的親切感。我不是想說那些不文明不衛生的遊客,我是在說,即使是大陸的優秀人材,例如在香港的大 學任教的教授,到香港發展的歌唱家音樂家等,我也不覺得他們跟我是「同鄉」。這就正如,無論你多敬重一個日本人或韓國人,你都只會覺得他是一個「可敬的外 國人」,不會覺得他有同鄉的親切感。香港人跟大陸人的文化底蘊是不相同的,大家共同分享中華文化,但最影響香港人的,還是殖民地時期學回來的價值觀、國際 觀和英語,同樣地大陸人有過不同的經歷,可能是比較多在貧窮中力爭上游的體驗等,所以大家的思想、視野是不同的。我沒有說香港人的性情要比大陸人高級(事 實上我覺得大陸最高學府的學生要比香港大學生溫文爾雅,我也沒資格去看不起學養比我高的大陸學生),我只是想說出,大家的經歷和教育太不同,不是同一種 人。這種「不同」的感覺,相信很多在海外留學或工作的朋友都感受過,人在異地就想找同鄉,可是很失望地香港人和大陸人互相都不覺得對方是同鄉,這不止是語 言的隔閡,就是簡單的感覺。

我想,廿一世紀不應該再是強盛國家擴張領土的年代,我認為一塊土地屬於土地上的居民,屬於認了 這塊土地為家的人,而不是周邊軍力強盛的人。只要想獨立就可以獨立,不需要搬出歷史因素,我也支持世界各地想獨立的人民。中原必須大統一是一種迷信,一種 少人辯論過卻多人接受了的迷信,對大家最好的可能是一個美國式聯邦政府,或地方各自獨立,再成立一個像北約的組識互相保護,及一個像歐元區的組識加緊經貿 往來。不過無論是北約或歐元區式合併都是自由加入的,互相尊重,不勉強同化。獨立不是鬧事,是很基本的人權。為獨立運動犧牲的人都是勇敢的民主鬥士。香港 在過去幾千年都跟大陸是同一個國家,但這不代表今天也應該是同一個國家,因為最決定香港和大陸差異的,不是過去那幾千年留下來的文化遺產,而是在近代中國 發生的事,使得有知識的華人很多離開了大陸那些事,而香港則學習了西方民主自由法治思想的那些事。香港的主權移交是不符合國際慣例的,根據聯合國的 Declaration on Granting the Independence to Colonial Countries and Peoples,殖民地有權公投要獨立還是留在宗主國,例如直布羅陀公民投票就選擇了繼續留在英國,即使前宗主國西班牙至今不承認英國主權。人權宣言中國 有份簽署但沒份屐行。新界條款只寫租借不是藉口,殖民地的自決權是割讓或租借都平等享有的。

將來如果香港人跟大陸人思想文 化拉近了,當然可以再合併,但不是今天這個仇怨已深的時候,就像情侶性格不合是應該暫時分手的。主權移交十四年,香港人跟大陸人合不來已是明顯不過,大家 可以有限度地交流,但不能更親。大陸人說受到香港人歧視,其實他們自己也討厭香港人是不是,合不來不合則去,不要強迫對方歸化自己好不好。

我 認為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我的祖先的身份認同不等於我的身份認同。這種國民身份認同很主觀的,我自己在大陸出生,我有很多親戚在大陸,但我在香港成長, 甜酸苦辣都在香港經歷,所以我覺得香港是我家,不是大陸。在這個全球化的年代,血緣關係不再去到大於一切的重要,我很欣賞美國那一套無分種族立國基於友誼 的理想(雖然美國人實踐得不夠好)。對於大陸偏遠地區的貧苦大眾,我當然同情也願意捐助,但我對其他國家的窮人的憐憫程度是一樣的,換言之,對大陸山區農 民的同情心是出於「我是地球人」的身份,並不是我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有歸屬感。很可惜,我能認同在港南亞裔和東亞裔長期居民為半個香港人,絕不歧視少數族 裔,但無法認同不愛香港的大陸人為同鄉。大家應該還記得,主權移交之前,及主權移交後起初幾年,香港人曾經有幻想過大陸人真是同胞,以為同是中華民族後裔 就是同胞,所以在大陸混亂時幫助大陸人逃到香港,大陸有天災人禍香港人踴躍捐助,我自己起初來到香港沒被歧視過,完全沒有。可是近幾年,我們漸漸發現大陸 人有錢了就不當我們同胞,只當香港一個賺錢賺福利的地方,完全失望。台灣人也曾被騙過真心想過拯救大陸水深火熱的同胞是不是。

我 希望香港獨立,但並不是要香港跟大陸切斷交流,我願意見到世界各國都有更緊密的交流。除非大陸派軍隊鎮壓,否則我也不想看見香港人在深圳河築城牆的情況, 而我也不認為自私的香港人願意服兩年兵役及花GDP 4%在國防上(新加坡是這樣獨立了)。我不認為香港跟大陸的經貿交流是單向的香港依賴大陸,根據我不完全的資料搜集︰港人在大陸消費要比自由行在港消費 多;香港的米主要從泰國入口而非大陸,香港買東江水已比海水化淡貴所以是廣東省有賺;香港是自己發電,並有剩餘賣給廣東省;大陸人要透過香港獲得國際車 牌;香港空氣污染七成來自大陸;大陸人來香港買大量奶粉因為品質較可靠;大陸人一方面罵香港人是殖民地奴才,卻又爭相申請居港權一起做奴才……這些都說明 了,香港不是單方面依賴大陸。日本和韓國的最大入口國和出口國都是中國,但大家不會說他們因此是依賴中國是應該納入中國版圖對不對,這是全球化的趨勢和有 comparative advantage下正常的經貿交流。

在大陸人眼中,香港人罵大陸女人和小孩吃東西弄污地鐵車廂 是反應太大了,捍衛廣東話也變成生安白造貶低普通話而非理性語言學討論。可是,為什麼香港人那麼大反應那麼不理性?我看到的,香港人是好像一群痛失家園的 災民無力地呼喊,我們無權管理不守禮的遊客,無力維護被侵蝕的本地文化,無權決定接收幾多移民,只好把一切悲傷憤怒都化作對大陸人的粗話,又好像被欺負的 小孩,他沒有武器只能丟丟石頭,我不贊同香港人的不冷靜,卻又不忍心譴責受傷了的香港人。我不認為懷念英國的一部份香港人是崇洋媚外,那是發自內心的感激 之情,我們絕對知道殖民地政府自己拿過好處,真誠為香港的官不多,但英國人為香港確立了廉潔、自由和法治,建立了完善的社會福利制度,把香港從漁村變成國 際金融中心,這些都是香港人自己做不到的,就看特區政府的無能而知。我不覺得這是奴性,這是學生對老師般的感恩,我很佩服英國人的管治能力。殖民地政府沒 有教我們愛英國,以前政府口號廣告公民教育都是教我們愛香港。香港人在外國遇險,例如日本地震或泰國軍變,中國大使館不受理,反而英國會接走持有英國海外 國民護照的香港人,我完全能理解他們認英國為祖國。還有,香港人引以為傲的獅子山下自力更生精神,也是在殖民地政府下建立的。

為 什麼馬來亞迫新加坡獨立,但大陸是迫香港合併?我看到前者是較文明。也想一讀《風雨獨立路—李光耀回憶錄>。香港要跟整個大陸拼軍力很難. 但我們是不是跟整個大陸拼呢?不止西藏新疆內蒙,其實廣東及上海這些較為思想開放的地方,也有獨立的呼聲。大陸太多利益在香港,一個飛彈夷平香港是不會發 生的。歐洲人已覺醒了,不再想要統一對方,分成幾十個國家反而和平共處。現在英美友好,想想如果美國當初獨立不成功還會不會友好。和諧不是大統一。不過, 看到網上給大陸人罵的留言... 我還是覺得,要令多數大陸人考慮一下分裂是很難的事。 還有, 我說的獨立是一個籠統的詞,包含各種不同程度的自治權,大陸聯邦政府及香港高度自治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但台灣, 必須獨立,那是很基本的尊重。台灣的朋友,請不要懼怕對岸軍力。如果情況是解放軍對國軍,那當然解放軍勝。但打起來的實際情況將會是部分解放軍對全體台灣 人民,加美軍支援,還有國際間對大陸侵略行為的譴責。大陸不可能調派太多兵力去打台灣,因為台灣要獨立,大陸境內就有很多受壓迫已久的少數族群呼應,大陸 要先控制國內的混亂。唇亡齒寒,懇請支持香港,當香港被完全同化,下一個目標一定是台灣。請相信獨立運動不是尋釁滋事,是爭取很基本的人權。我個人認為國 號叫中華民國或台灣國不重要。台灣現在當然是主權國家,但十年廿載後?情況令人擔心。

香港人,無論是去到什麼程度的獨立或 自治,第一步都一定是團結起來,來個使香港癱瘓的示威,迫使修改移民政策,落實高度自治。可惜,香港人很多在出賣香港給大陸,我很懷疑,香港能不能拿出三 百萬人示威。大家都說香港沒獨立的條件,我說,是獨立的第一個條件——團結抵抗,大家都沒有。那別說獨立,維持現狀也不可能。不要把高度自治或獨立運動醜 化成「萬一九龍從新界獨立出去怎辦」的假設性問題,因為獨立不是個人的人權,是集體的人權,不是你喜歡你家的房子叫獨立國家那樣兒戲的事情,不是鬧著玩地 迫出一個類似台北天龍國的那樣,我是說獨立應作為解決衝突的一個可能性,在雙方做不到和而不同的時候,而又存在一條清楚的地界分開兩邊人民。香港與大陸的 衝突主要源自次主權逐漸失去,外來人口太多。完全獨立那一步有點紙上談兵,但自治是迫在眉睫,給我們一個明確的目標,三百萬人七一遊行可不可以?

有空再寫英文翻譯。大陸的知識分子們,看到這裡可能你們心裡已積了很多怒氣,感謝你們抽時間理解不同的觀點。我不是文史哲系學生,不懂分析或代表其他獨立支持者的想法,這些都是我個人的感覺。我相信,香港獨立了,中港的仇怨會淡化,香港人和大陸人會學習互助互愛。
source

2012年神鬼之爭,香港人要自求多福

第29簽.中簽
  何為邪鬼何為神,神鬼如何兩不分;
  但管信邪修正外,何愁天地不知聞。
解曰:凡事皆吉.
斷曰:家宅不和.占病不妙.自身不吉.出入不安.婚姻不合.求財不得.
   忠奸不分.顛善倒惡.愛出風頭.非改不可.
劉皇發為香港在車公廟求籤,求到第29簽,解簽就唔識啦,不過照字解,2個熱門特首候選人梁唐都是鬼架啦,神代表支那國,即是話一日香港都是由呢個所謂"神"的支那國控制,支那蝗蟲繼續大量來港生仔,香港都唔會修正基本法,香港都唔會有運行啦。2012年,香港人自求多福好了。

修改基本法封後門阻止雙非來港生仔攞免費居港權的唯一方法!!!

促修法遏雙非孕婦2012年01月25日


【本報訊】龍年首名出世的女嬰,父母均為內地人,「雙非」孕婦問題今年勢必加劇。 10多名新民主同盟成員昨帶同寫上「修改基本法」、「遏止雙非孕婦」的橫額和揮春,到政府總部示威(圖),要求港府提請人大常委,修改基本法第 24條有關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定義和限制,阻截雙非孕婦來港分娩。召集人范國威表示,特首曾蔭權早前在立法會上提出四招解決雙非孕婦湧港產子,如打擊違法中介公司和提高內地孕婦的急症室收費等,是治標不治本,惟有修改基本法才能解決問題,減輕本港醫療負擔和福利開支,疏導港人的怨氣。但他反對釋法,擔心影響司法獨立。
source

以上呢篇新聞真是導出左全港香港人的心聲呀,終於有人敢講曾蔭權那"四招"只是治標不治本。所以話修改基本法封後門先是阻止雙非來港生仔攞免費居港權福利的唯一方法!!!大家香港人要團結俾香港政府聽到市民大聲輿論先有機修基本法24條法改例封後門,等班支那蝗蟲落來香港生多多仔都無居港權同福利,到時睇下仲有無咁多支那人來生仔!!!
其實香港獨立先是真正出路,香港人先可以在房屋教育醫療政策做主,達到以香港人利益為先。

1/24/2012

Youtube-支那蝗蟲天下


呢條片正確導出支那蝗蟲的心聲,令所有香港人髮指!!!

唐英年做硬下任特首??

唐﹕新年願望 當選特首
【明報專訊】特首參選人唐英年昨日表示,龍年新年願望是成功當選,並祝願香港繁榮穩定和國家富強。身在英國和子女團年的另一特首參選人梁振英,則在競選網頁上載短片向市民拜年,他說,推動施政向前和社會進步是廣大市民的呼聲,期望透過穩中求變,為市民帶來希望。
source

點解呢個是唐英年的新年願望而唔係梁振英的新年願望先啱,唐英年是支那國內定的特首嘛,香港係人都知啦。唐先生唔使許願都會成功啦,真是好多鬼如啦。唐英年上台代表香港人又近獨立之路一大步啦,佢實會做到令全港人發起革命都似,大家放長雙眼睇下。學唐先生講多句"我龍年出世架"。祝各位身體健康心想事成。

1/23/2012

支那人只當香港人是二等人



點解要巴士站廣告用殘體字?香港唔係50年不變架咩?支那國想迫香港融合,越來越用高壓政策,刻意用大筆錢來改變香港人的生活,人工神化支那人,矮化香港人。例如派大量支那蝗蟲乸來香港下蛋藉此溝淡香港人,利用支那底層民工攞盡香港福利著數。香港人醒來啦,支那國從來都唔當香港是野,只是想"揸乾揸盡"香港就"趙完鬆",香港如果繼續同支那一國,肯定好快變成支那第3線小城,乜工業都無,唔靠支那國接濟就死得的地方。試想想,你作為一個香港人真想香港變成支那一個廢棄第3線城市嗎? 唔想咁樣? 香港就要走向獨立之路,美軍駐軍香港,唯有走向國際香港先會有運行。





香港人唔係狗,支那人連狗都不如。香港人醒醒,睇下支那人點睇自己先啦???支那國60,70年代唔靠香港人接濟就死得人多,大饑荒支那唔會講,六四支那唔會講,只會講支那而家幾有錢係一個點強點勁的國家。其實支那自己都管唔掂自己國家事務。

According to FacebookBNO 英國國民海外護照平權運動:

Jeremiah ShiTai Lee 所以說,傳媒的扭曲一件事情的能力很高,所以我們才需要批判思考。 別以為中國現在真的堀起了,中國的基設,民生,人均GDP和眾合-國力還是十分低的。你們大陸人覺得中國堀起了,只是因為他們把壞的新聞都「和諧」掉-了,只播好的給你們看。為的就是洗你們腦,增加你們對共產黨的支持和好形象而已。 中國還有一大堆「絕對貧窮」的人呢。你有空在這裡罵天罵地罵人罵狗,倒不如去努力工作,為你的「強國-」出一分力吧。 小孩被家長教導不守法規,長大目無法紀,難怪中國貪官滿佈。January 20 at 10:5


延伸閱讀
種族騷亂,如箭在弦孔慶東繼續吧,港獨陣營需要你新、馬歷史似難避免重演在香港
哪怕當年的新加坡的歷史重演
應該正式宣佈《中英聯合聲明》失效
中、英雙方唔該找數
中共要同香港人晒冷啦
一國兩制根本從無落實過
黃世澤 - 你有心俾我地當家作主咪支持HKAM囉

英國佬嘅Min Pay找數算盤(轉載)

英國佬嘅Min Pay找數算盤


近排申請BN(O)嘅友仔,應該收到新版直接由IPS製作嘅護照,但係新版護照有兩件幾奇嘅事。
1. 你會收到NHS呼籲簽器官捐贈卡嘅廣告,但呢個可以解釋係因為海外BC一同處理,順個便咁解。
2. 裡面內頁對英國居留權嘅註釋係改咗,舊版係咁寫
British Citizens have the right of
adobe
abode in the United Kingdom. No right of adobeabode in the United Kingdom derives from the status, as British nationals, of British Dependent Territories citizens, British Nationals (Overseas), British Overseas Citizen, British protected persons and British subjects
過往係絕對斬釘截鐵,講明BN(O)一定係果批無英國居留權嘅人。但依家改為,如果Observation Page有寫有英國居留權,都可以算數。古惑嘢,就係呢度出現。
依家嘅BN(O)設計係工黨時期產品,工黨時期一直諗緊為BN(O)找數嘅問題,因為唔再找數嘅話,當中國大亂英國佬就俾「利息」俾到死,要被美國 佬推到重返香港一啲都唔好玩。如果工黨無意找數,亦唔會喺Citizenship Review中承認BN(O)係歧視,因為Goldsmith Report係令到歐洲無國家夠膽係EU Citizenship問題上喺法庭賭(英國政府文件承認係歧視,你仲想打條春)。 工黨要諗條唔駛點過國會,但又能夠找數嘅橋。
而以上新註解,正係Min Pay找數嘅絕橋,當所有英國護照都喺本土印果陣,因為BN(O)係一定要印Oberservation Page,英國佬唔駛修法,唔駛經國會,靜雞雞找數嘅方法就係喺Oberservation Page加上一句本護照持有人有UK Right of Adobe,立即找數,但本護照照依舊係無EU,照舊係BN(O),但係一本有居英權嘅BNO。而大臣被國會議員問果陣,由於有啲BOTC已經同時身兼 BC,可以話,我地為咗BOTC嘅出入方便,所以改做咁嘅設計啫。
當然咁樣Min Pay找數,仲絕過派EU Citizenship找數,我估英國人係有心理準備一旦中國大亂,或者美國佬想迫佢,都係要硬啃,依家係睇你點啃啫。英國反移民浪潮咁勁,真係橫又死掂 又死,諗條最能夠找數嘅縮數最實際。呢班英國古惑政客,真係同啲古惑債仔有得揮。
後話:果件聲稱自已喺愛爾蘭出嚟嘅友仔,唔駛捉我打錯字,呢啲喺海外嘅五毛想轉移視線,我諗呢啲友仔仲無恥。所以我唔駛print screen,但啲五毛嘅ID我全部會記低。
http://blog.martinoei.com/2011/11/%E8%8B%B1%E5%9C%8B%E4%BD%AC%E5%98%85min-pay%E6%89%BE%E6%95%B8%E7%AE%97%E7%9B%A4/

Youtube-英國新例容許,冇國藉BNO人士申請居英權。

BNO已被歐洲25個國家認為EU/EEA Citizen,英、法、愛爾蘭國除外(轉載)

BNO被德國丹麥瑞典冰島挪威芬蘭荷蘭承認為EU/EEA Citizen的題目需要更正為「BNO已被歐洲25個國家認為EU/EEA Citizen,英、法、愛爾蘭除外」

BNO已被德國
丹麥、瑞典、冰島、挪威、芬蘭、荷蘭承認EU/EEA Citizen,多條生路 (不斷更新)

再要更正....
EU/ EEA 成員國都承認BNO Passport 因他們都詳細知道個別不同類別之英國Passport 但無分 BC , BNO, BTDC, BS, BPP, BN Passport 咁等居...

繼冰島及挪威兩個 EEA 成員國之後,第三個國家正式承認 BNO 的歐盟公民身份,今次的國家是 IKEA 及諾貝爾獎項的原產地--瑞典!而最重要的,瑞典乃正式的歐盟成員國,其表態比前二者更加重要。

再....再..............要更正....在網友成功例子下..更發現德國丹麥、芬蘭、荷蘭也一樣。還有更重要一點是.. BNO 也可與當地人一樣享受大學、中小學免費教育在找到工作後去police登記,去immigration填EU citizen 表格 endorsed by employer + 醫療保險單,申請當地居民身份證拿著當地居民身份證,往返歐州無需蓋印入境。4~5年後可申請當地申請成為永久居民入籍拿多本Passport。但初來者要自行買醫療保險。

也有BNO網友在德國二天內取得
地居民身份證居留工作,自由往返歐州。在進入英國時行EU通道。(補充資料...有英國網友及一中環網友人肉報告法英愛三地BNO都失靈,但有網友用BNO取得歐洲居民身份証後乘EuroStar過英法關不用看Passport)
http://www.hkreporter.com/talks/thread-823529-1-1.html

BNO 與英國國籍最新討論(轉載)

星期一, 七月 27, 2009


BNO 與英國國籍最新討論

英 國通過《Borders, 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Act 2009》,令所有持 BNO 的「無國籍」人士,可以於 2010 年 1 月起轉申請擁有英國居留權的「正式護照」 BC (British Citizenship),有網友轉寄一些討論區的留言,希望林忌可以幫忙澄清一些錯誤的觀點,因此特別再寫這個問題。

首先第一個令人誤解的問題,就係何謂無國籍人士;這個問題其實唔係一個簡單問題,必須搞清楚幾個關鍵問題。

包括 TVB 的新聞報導,今次「受惠」的人士,只屬於在香港的少數族裔,例如南亞裔人士,這是錯誤的;因為即使你的血統是中國人,但只要你的出生地點不在中國領土或者香港(包括 1997 前的香港),根據中國國籍法,你是沒有中國國籍的。

中國國籍法第五條:「父母一方為中國公民為並定居在外國,本人出生時即具有外國國籍的,不具有中國國籍」

簡單而言,對很多在香港定居的東南亞華僑,如果他們在海外出世,後來返大陸居住的華僑,只要出生地的國家今日承認他們出生時的國籍,則今日都會因而喪失中國國籍。

再看看中國國籍法的第十條:「第十條 中國公民具有下列條件之一的,可以經申請批准退出中國國籍:1、外國人的近親屬;」

如果你的父母出生於外國,而正式透過最新的英國國籍法,轉為英國國籍人士,那麼你也可以正式去申請,要求放棄中國國籍,又或者透過得到外國國籍,令自己得到雙重國籍,而自動喪失中國國籍。

而大家經常忽視的中國國籍法第十條三項,只要中國政府肯認同你「有其他正當理由的」,那麼你也可以隨時放棄中國國籍,而成為無國籍人士。

因此,只要你能用以上任何一種方法成為無國籍人士,而曾在 1997 年之前擁有 BNO 的話,再有方法令到自己在 2009 年 3 月 19 日之前,非自願成為無國籍人士,那麼你就可以根據最新修改的英國法例,取得居英權。

以上咁難明,不如講講現實例子:印尼華僑。

出生於印尼的華僑,就係現實中最無解的例子,前陣子有位在印尼的華人來港,因為「抵疊政策」的消失,要成為非法的香港居民廿幾年,果時大家都唔明,點解同樣係華人,但佢會冇中國國籍呢?

原因就係,根據 1980 年版本的中國國籍法第五條,在海外出生的中國人,出世時得到外國國籍的,將不具有中國國籍。

香 港有好多印尼華僑,就係歷史的產物,一方面印尼排華關閉華人學校,禁止華人讀中文,加上受到中共海外領使館的洗腦,以為中國係人間的天堂,紛紛打算回國去 讀書;結果文革咩書都冇得讀,同時間又迫佢地上山下鄉,甚至受到批鬥,去到 70 年代,由於中共政策的改變,紛紛被「趕出國」來到香港。

最荒謬係,當年的中共同印尼無邦交,根據當時印尼的處理方法,凡離開印尼返大陸的華人,就禁止返回印尼,而由於中共再趕走呢班華僑,佢地來到香港時候,就成為了國際人球。

當時的港英政策就係,只要由內地出來香港,聲稱係大陸出世,就可以成為香港人;但如果聲稱在印尼出世,就只給予有限期簽證,要迫佢地返印尼。由於印尼拒絕接收,因此佢地就紛紛以虛假申報出生大陸,留在香港成為香港人。

印尼民主化之後,於 2006 年修改國籍法,宣佈 1958 年以種種歧視華人的憲法全部廢除,恢復 1945 年的相關條例,因此只有持印尼出世紙,就會成為印尼公民。

但問題係,根據拒絕承認雙重國籍的印尼國籍法,只要曾經申請過外國護照,由該天起就會自動喪失印尼國籍,因此在香港的這批印尼華人,由申請 BNO 那一天開始,就會自動喪失印尼國籍。

再根據中國國籍法,由於佢地出生時--在印尼出生,就不具有中國國籍,因此只要佢地澄清自己的出生地,就會只成為擁有 BNO 的國際人球,再根據最新的英國國籍修訂,佢地就會因此得到居英權。

好啦,咁如果出生在 1997 年之前的香港又點呢?

根據英國國籍法,只要你雙親都係英國人,你就會有繼承英國籍的資格( 1990 年的居英權計劃除外,因為只能傳承一代,除非你定居英國,又或者在英國出世)。

如 上文落到香港定居的印尼華僑,如果沒有申請 BNO,根據新的印尼國籍法,應可改持印尼護照,那麼他們在香港於 1997 年前生下的兒女,由於雙親都沒有中國國籍,亦無法繼承印尼國籍(因為香港出生而得到 CUKC / BDTC / BNO),就立即喪失印尼籍的資格,因此亦會成為無國籍的國際人球,亦符合申請英籍的資格。

根據人大常委會的解釋,所有 1997 年之前在香港出生的香港中國「血統」人士(即父母一方擁有中國國籍),都被單方面「附送」一個中共國籍,因此,你就成為了中共國籍,而不能根據目前的英國國籍修訂,取得居英權。

但 很明顯的,目前英國的國籍修訂開了一線門縫,只要有一天中共的國籍法再修訂,又或者宣佈放棄人大常委會的解釋,又或者,英國政府有意或無意或被迫,改變政 策不承認中共政府強加於香港人身上的中共國籍,那麼大門就會打開,令三百四十萬的 BNO 持有者,都可以得到居英權。
根據最新修訂版本的英國國籍法 1981 年 s4B 2(c)
「the Secretary of State is satisfied that the person has not after the relevant day renounced, voluntarily relinquished or lost through action or inaction any citizenship or nationality.」 (BNO 的 Relevant day = 19th March 2009)

簡單而言,一旦中共倒台,即目前的中共國籍法一旦不適用時,所有 BNO 持有人,只要英國方面單方面相信,閣下於 2009 年 3 月 19 日未曾 Voluntarily (注意,係自願)放棄任何其他國籍,都會突然符合最新英國國籍法最新修訂的條件。

所以,英國政府的修訂,其實係幫所有 BNO 持有人,買左一個保險--如果中共好地地,香港人根本唔需要走,那麼香港人根本沒有需要居英權。

但 如果中共倒台中國大亂,由於香港人從來沒有「voluntarily 自願」接受過中共國籍,也沒有「voluntarily 自願」放棄中國國籍的話,而人大常委會強加於香港人頭上的解釋,就會一夜消失,這個解釋「不再存在」之後,持有 BNO 的香港人,就會突然符合了取得居英權的條件了。

雖然比起「平權」,今次的修訂仍然未達到目標,但今次英國政府的修法,卻變相承擔左一旦中共如果倒台,香港人就會突然打開擁有英國國籍的大門,對於 340 萬的 BNO 持有人來說,這仍然是一項保險。

今次修訂之後,BNO 持有人仍有三條路可以繼續爭取平權,分別就是 1. 在英國司法覆核 2. 等待里斯本條約後,就居歐權問題的意向,或採取法律行動 3. 繼續遊說英國政府,單方面不承認中國政府強加於香港人身上的中共國籍。

其實今次的消息,亦令中共的太子黨好開心,因為佢地唔少人偷偷地落香港時拿左 BNO,萬一中共有咩冬瓜豆腐,佢地就可以全身而退,只留下一堆五毛在香港......
http://plastichk.blogspot.com/2009/07/bno.html

BN(O)護照免簽證情況

由於各國入境政策時有改變,我們建議你於出發前,先聯絡旅行社或當地政府的駐港辦事處查詢。有關外國駐港領館及官方認可代表的聯絡詳情,請瀏覽香港政府網站www.protocol.gov.hk。旅遊人士於出發前也應先瀏覽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部網站發出的全球旅遊指引。連結英國外交部旅遊指引網頁。
下列國家及地區同意給予BN(O)護照持有人免簽證或落地簽證待遇 (最後更新日期:2010年3月26日)

Albania* 阿爾巴尼亞*
Anguilla 安圭拉島
Argentina 阿根廷
Aruba 阿魯巴
Austria 奧地利
Bahamas 巴哈馬
Bahrain* 巴林*
Bangladesh* 孟加拉*
Barbados 巴巴多斯
Belgium 比利時
Belize 伯利茲
Bermuda 百慕達
Botswana 博茨瓦納
Brazil 巴西
British Virgin Islands 英屬維爾京群島
Canada 加拿大
Cayman Islands 開曼群島
Chile 智利
Colombia 哥倫比亞
Cook Islands 庫克群島
Costa Rica 哥斯達尼加
Croatia 克羅地亞
Czech Republic 捷克共和國
Denmark 丹麥
Dominica (Commonwealth of) 多米尼加(聯邦)
East Timor* 東帝汶*
Ecuador 厄瓜多爾
Falkland Islands 福克蘭群島
Faroe Islands 法魯島
Fiji 斐濟
Finland 芬蘭
France 法國
French Polynesia 法屬玻里尼西亞
French Southern Hemisphere and Antarctic Lands 法屬南方和南極洲領地
Gambia 岡比亞
Germany 德國
Gibraltar 直布羅陀
Greece 希臘
Greenland 格陵蘭
Grenada 格林納達
Guadeloupe 哥德洛普島
Guam 關島
Guyane 法屬圭亞那
Haiti 海地
Honduras 洪都拉斯
Hungary 匈牙利
Iceland 冰島
Indonesia* 印尼*
Irish Republic 愛爾蘭共和國
Israel* 以色列*
Italy 意大利
Jamaica 牙買加
Japan 日本
Jordan* 約旦*
Kiribati 基里巴斯
Korea (South) 南韓
Kuwait 科威特
La Reunion 留尼汪
Lesotho 萊索托
Liechtenstein 列支敦士登
Luxembourg 盧森堡
Malawi 馬拉維
Malaysia 馬來西亞
Maldives* 馬爾代夫*
Martinique 馬提尼克
Mauritius 毛里求斯
Mayotte 馬約特
Mexico 墨西哥
Micronesia (Federal State of) 密克羅尼西亞聯邦國
Montenegro (Republic of) 黑山共和國 #
Montserrat 蒙特塞拉特島
Namibia 納米比亞
Netherlands 荷蘭
Neth. Antilles 荷屬安的列斯
New Zealand 新西蘭
Nicaragua* 尼加拉瓜*
Niue 紐埃
Northern Mariana Islands 北馬里亞納群島
Norway 挪威
Papua New Guinea* 巴布亞新幾內亞*
Paraguay 巴拉圭
Peru 秘魯
Philippines 菲律賓
Pitcarin, Henderson, Ducie & Oeno Islands 皮特、亨德森、杜斯及奧埃諾島
Poland 波蘭
Portugal 葡萄牙
Saint Pierre and Miquelon 聖皮埃爾和密克隆群島
Samoa Island 薩摩亞群島
San Marino 聖馬力諾
Serbia (Republic of) 塞爾維亞共和國 #
Seychelles 塞舌爾
Singapore 新加坡
Solomon Islands 所羅門群島
South Africa 南非
Spain 西班牙
Sri Lanka 斯里蘭卡
St Helena 聖赫勒拿
St Kitts - Nevis Anguilla 聖基茨-尼維斯安圭拉島
St Lucia 聖盧西亞
St Vincent/The Grenadines 聖文森特 / 格林納丁斯
Swaziland 斯威士蘭
Sweden 瑞典
Switzerland 瑞士
Thailand 泰國
Tonga 通加
Trinidad & Tobago 特立尼達和多巴哥
Tunisia 突尼斯
Turks & Caicos Islands 特克斯和凱科斯群島
Tuvalu 圖瓦盧
United Kingdom 英國
Uruguay 烏拉圭
Vanuatu 瓦努阿圖
Vatican City 梵蒂岡
Venezuela 委內瑞拉
Wallis and Futuna 瓦利斯和富圖納群島
Western Samoa 西薩摩亞
Zambia* 贊比亞*
Zimbabwe* 津巴布韋*

* 簽證將於入境時簽發。
# 沒有預訂酒店的旅客須於入境24小時內向當地警方登記。
http://ukinhongkong.fco.gov.uk/zh/help-for-british-nationals/passports/bno-visa-free-access